当前位置:主页 > 日本AV电影热讯 >

穿越農家之日本AV电影资讯猛男

日本AV电影网站
来源 红伞日本电影AV
2020-02-27 14:05 阅读

  2010年7月5日下午四點鐘,清華大學的校內機房裡,計算機系的龍雲飛正在電腦前編一個自動控制方面的大型程序,此時剛好告一段落,

  於是保存退出,將自己製作的源程序,轉移到自己的筆記本電腦裡面,興奮地哼著歌兒,背起筆記本電腦,往機房外走去。

  龍雲飛,男,22週歲,計算機系07級學生,身高1米85,臉色微白,濃眉大眼,薄嘴唇經常緊緊抿著,眼睛雖然大,卻經常眯著,這倒不是

  其實,龍雲飛雖然名字叫得響亮,本人卻極是和善,待人以誠,一點兒也不驕傲,但是,掩蓋不住的優點,卻是他那非凡的頭腦:過目不

  忘,超級理解能力,在別人還迷迷糊糊的時候,他就已經想明白了問題的關鍵,甚至連細節都考慮清楚了,就是這種記憶力和思維能力,使他

  而且,龍雲飛考上的時候,在整個清華校園裡,他的總成績是第二名,據說還有個第一名,似乎更厲害。清華大學的校園,綠化面積相當大

  ,但是仍然高樓林立,午後的陽光,雖然光線不強,曬在身上,卻仍然非常熱,簡直火辣辣的疼。龍雲飛上身休閒短衫,下面穿著淺色長褲,

  一雙運動鞋,走動如飛,當然了,外面這麼熱,跟裝著空調的機房裡那涼爽的感覺比起來,是差得太多了。

  一個嫉妒似的聲音傳過來,龍雲飛根本不搭理這種沒事找事的小毛孩子,他有更大的事情要去做。龍雲飛的目標,是校外的小花園,那裡,

  有一種清純的小妹妹,在等著他呢,約好了四點半去卿卿我我一番,這可是第一次啊,龍雲飛今天也特意打扮了一番,此時一邊飛快地走著,

  龍雲飛平時的興趣愛好非常廣泛,對於歷史和經濟,尤其喜歡,因此相關知識懂得較多,甚至有些專業的畢業生,也不見得比龍雲飛研究得

  更深,而且,龍雲飛由於家裡還有些錢(家底2000來萬)自己也弄了五萬扔到股市裡混著,為了炒股,龍雲飛也花去了不少精力,甚至研究了中

  龍雲飛喜歡上了外語系的姚紅,姚紅不僅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而且長得溫柔可人,雖然不屬於那種火爆身材,卻也凹凸有致,風姿綽約,

  尤其是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飄在腦後,再邁起輕盈的腳步,真如畫中美人一般,在一次老鄉聚會中,龍雲飛與姚紅有了交集,於是兩人相識,

  今天,姚紅暗示龍雲飛,非常非常想他,要到那個小花園裡一起吃晚餐,時間定在四點半,龍雲飛明白,兩人相戀以來,還從沒有這種單獨

  在一起約到外面的情況,因此,今天,似乎,有門兒。嘎嘎,也許,今天,就要突破那層障礙了,嘿嘿。龍雲飛興致勃勃地想著心事,腳下飛快

  ,由於本身體質好,而且小時候練過幾年拳腳功夫,到了清華這邊讀書之後,也跟著學了二年多的太極和散打,這高大的身板,還真是挺硬朗的。

  一邊走,一邊掏出手機看了看,四點二十五分,嘿嘿,不算遲到吧?小花園裡,確實繁花似錦,而且修整得十分整齊,人一走進來,鼻端立

  刻花香襲來,哎喲,遠遠的,那姚紅的倩影正嬌俏地徐徐踱著步子,她竟然比自己來得還早?呵呵,這小姑娘,肯定是動了春心了吧?

  興奮之中的龍雲飛,忽然覺得眼前一亮,隨後身體一震,咚,倒在了地上,身體抽搐幾下,不動了。龍雲飛本人,只覺得身體一震,隨後自

  己的意識似乎漸漸脫離了身體,然後,自己的身體就不見了,撞到的是什麼?剛才明明覺得腦袋被一根鐵絲般的東西撞到了,我靠,不會是高壓

  龍雲飛想著心事,卻已經找不到自己的身體了,這是怎麼回事?周圍怎麼會這麼黑的?明明是大白天嘛,真是見鬼了。咦?姚紅呢?我怎麼

  隨後,龍雲飛就失去了意識。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龍雲飛再次醒來,嗯?我不是在清華外的小花園嘛,這裡,是什麼地方?龍雲飛的眼睛睜

  亂了,全亂了,這是什麼地方啊?龍雲飛爬起身來,左右看了看,暈死,周圍的房子,竟然都是用土打起來的,房頂,竟然是蘆葦覆蓋,上面

  乎還大些,這種問題,在龍雲飛的腦子裡沒有概念,他也想不明白,反正覺得挺大就是了,場院裡,有許多麥稭垛,黃昏中,黑忽忽的,一個個像

  龍雲飛活動了一下手腳,咦?不對啊,自己的胳膊,怎麼會那麼黑了?我靠,這也太扯了吧?這衣服?竟然是一種粗布!小細胳膊,只有自己

  原來那胳膊的三分之二粗左右,褲子?靠,哪裡有褲子了?純粹就是一個大褲衩子,而且還是斜甩襠的那種,腰裡繫著一根不知道是什麼布的帶子

  ,腳上穿的,是一雙千層底的布鞋,看樣子,應該在腳上服役了相當長的時間了,前面的大腳趾頭,都在鞋上鑽了個洞,往外一伸一縮的,好像裡

  嗚嗚嗚嗚,這……龍雲飛差點兒暈了過去,氣急敗壞地轉著圈兒,身上還有幾處很疼,可這時候已經顧不得了,心裡簡直如被火燒著了一般,

  我這是到了哪裡了?我變成什麼人了?哦,等等,居然自己還是有記憶的呢,龍雲飛無奈地清理著自己的思路。

  龍雲飛記起來了,自己在家排行小五,名字倒是沒變,十八歲,正在金光縣城的一中上高二呢,這是暑假期間,自己才在家裡,嘎?現在居然

  是八七年,暈死!八七年,我日,我怎麼跑到這裡來了?龍雲飛踱著腳步,適應著現在的這個身體,還真是不習慣呢,以自己的功夫,這小身板用

  哎呀,這個小村,名字叫龍家莊,是個魯西平原上的小村子,總共有一千三百人左右,窮?當然窮了,不過,路兩邊兒,已經有許多磚房了,

  所謂的渾磚房,意思是全部用磚壘起來的那種;還有一些,是前幾年才建的,稱為兩面淨,意思是前後兩面,用的是磚壘的,左右兩面呢,是用土

  打起來的;土房也不少,龍雲飛要回家啊,到是挺近的,自己剛才所在的地方,是原來生產隊裡的麥場,由於分責任田的時候,沒有將這裡分掉,

  打量著這樣的村子,看著自己身上的破衣裳,活動著自己這個有些瘦弱的身體,龍雲飛雖然是個能夠隨遇而安的好性格,可這個樣子,跟自己

  龍雲飛現在的家,離這個場院非常近,只有一百米左右的樣子,龍雲飛剛走到一半不到,就聽到一個好聽的女聲喊著:「小五,吃飯啦。」

  不得不說說,龍雲飛現在的這個家,龍雲飛是最小的,叫做小五,最大的是大哥龍雲江,22歲,結婚二年了,家裡就叫老大,或者大小兒,大嫂

  劉玉香,比大哥還大一歲;二哥龍雲海,21歲,結婚一年,二嫂江玉芝,比二哥小一歲;家裡還有兩個姐姐,還沒出嫁。龍家莊有個習慣,就是自己

  的孩子,不論男女,直接就老大老二老三這麼排下去,於是,就有了三姐龍雲梅,四姐龍雲瑰,嘎嘎,日本AV电影资讯兩個哥哥和兩個姐姐,都是相差一歲。

  所說,這起名字還是請了莊上的龍方梓老先生給專門起的名兒,有說道:江海玫瑰飛,呵呵,其實,農村人,哪裡懂得這個?只是信口胡掐來蒙

  龍雲飛鬱悶到了極點了,這麼大一家子人,這計畫生育搞的也太差了!龍雲飛鬱鬱地想著心事,慢騰騰地走著,漸漸也適應了現在的這個身體,

  說起來,這身體雖然瘦了些兒,卻一點兒也不弱,體質還是蠻好的,個頭兒,顯然比不上原來的自己,只有一米七八。

  龍雲飛也挺奇怪的,自己意外跑到了這裡,居然名字都沒變,還真是挺特殊的,只是這生活條件,唉……不知道吃什麼飯呢?進去再說吧。

  龍雲飛來到三姐面前,雖然是黃昏,卻仍然能夠將三姐看得清清楚楚,見三姐柳眉彎彎,眼睛很大,雙眼皮兒,薄嘴唇兒,笑起來頗為美麗。

  只是,身上穿的,仍然是一件自己家裡做的斜襟衣服,下面的褲子,也是一種粗布,染了一種青青的顏色。頭上梳著兩根長長的辮子,龍雲飛的目光,

  忍不住就落在三姐的胸前,那裡,是小了點兒,也許是生活條件太差的緣故吧,不過,已經明顯地挺起老高,呵呵,女人啊。

  三姐的眼光,倒還真是銳利得很,在這種模糊的光線下,竟然一眼就看到了龍雲飛肩上的一個大洞,立刻伸手抓向那個破洞,「啊?你身上還有

  龍雲梅急急忙忙地拉了龍雲飛,小跑著進了那個黑色的木門,哇,龍雲飛一到院子裡,才知道自己現在的這個家,究竟有多窮。正房堂屋,是

  四間純土房,偏房的四間東屋,是屬於兩面淨的那種房子,貌似蓋的較晚,這才有這種建築工藝。東屋靠近大門的那間,就是廚屋了,專門做飯的地

  方。西邊根本就沒有偏房了,只是個敞篷,裡面拴著一頭驢,傳來陣陣的驢騷味兒,進了廚屋,裡面沒有桌子,只用一個大盆,上面放上自己家的砧

  盛飯的碗,都是那種大黑碗,吃的東西?兌面的發面窩窩頭,兌面的意思,就是在玉米面裡面,兌上一些白面,喝的是自己家的穀子碾出來的米

  ,至於鹹菜嘛,呵呵,是用一個碗,蒸了一碗麵糊糊,裡面放些鹽,再放點兒明油,這就算是全家人的一個公共菜。還有一碗,是將茄子秧的皮,打

  下來,醃製而成的稱為茄皮,其實準確地說,應該叫茄秧皮,裡面有許多木質的東西,吃的時候一定要仔細認真才行。

  這樣的飯,對於習慣了吃精品糧食的龍雲飛來說,確實難以下嚥。龍老爹不喜歡說話,媽媽也是個老實本分的小個子女人,可是嫂子卻個個美

  麗無比,龍雲飛都有些奇怪了,這大哥二哥,還真是有豔福呢,居然娶了這麼漂亮的兩個嫂子,三姐四姐,就挨著龍雲飛吃飯,兩個姐姐身上的那

  種天然的少女體香,不斷地往龍雲飛鼻孔裡面鑽,龍雲飛不小了,這種氣味聞到鼻子裡,實在有些心煩意亂。

  一家四個美女,而且都很年輕,龍雲飛驚訝不已,尤其是年輕女人身上自然散發出來的那種吸引男人的氣質,更是讓龍雲飛心猿意馬,龍雲飛

  草草地吃了飯。起身就要回房休息,卻被三姐一把拉住:「小五,你肩上的傷,怎麼樣了?要不,到大嫂屋裡,讓大嫂給你上點兒藥吧。」

  大嫂劉玉香眼睛不大,卻顯得非常精明,皮膚很白,身材豐腴,腰倒是很細,此時正端著一隻大黑碗,裡面的米湯喝得差不多了,那嫣紅的小

  嘴兒上,還掛著幾顆米粒兒,嘴裡塞著一塊兌面的窩頭,還拿筷子夾了一口茄秧皮放在嘴裡,急急地咀嚼著,說話的聲音都有些含混。

  劉玉香那長長的辮子,軟軟地垂在腦後,隨著她吃飯,一動一動,龍雲飛心裡就一顫一顫,龍雲飛覺得不適合這麼看著大嫂,於是將目光轉向別

  處,廚屋的屋頂,已經被多年的煙火,給薰得黑黑的,上面有許多往下垂著的油泥組成的垂淩,還有許多乾脆就組成了一個個黑亮的油滴,在上面汪

  大嫂那急促的話聲響起,打斷了龍雲飛的思路,龍雲飛看向大嫂劉玉香,見她嘴裡依然在咀嚼著,一對玉臂高高擡起,此時是夏天,劉玉香上身

  龍雲飛呆了一下,輕輕答應一聲,劉玉香見他呆頭呆腦的樣子,不由地笑起來:「咯咯咯,小五從小就是個悶葫蘆,不大愛說話呢。走吧,小五

  劉玉香伸出自己的一條誘人的手臂,那滑膩膩的小手,就拉住了龍雲飛的手臂,龍雲飛心裡一蕩,趕緊收斂心神,亦步亦趨地跟在大嫂身後。

  大嫂剛才笑起來的時候,那聲音,如珠落玉盤,清脆而嫵媚,那張好看的臉上,更是如鮮花盛開,勾人至極。龍雲飛此時滿腦子就是那大嫂的一

  笑,鼻端卻傳來劉玉香身上的一種體香,直薰得龍雲飛差點兒摔倒,簡直都不會走路了。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嫂,一個簡單的動作和嬌笑,就將自

  走在前面的劉玉香,似乎根本不知道小五心裡正轉著某種YY的心思,她嫁到龍家來,已經二年多了,這個龍老大,就是一個本本分分的莊稼人

  ,而且腦子有點兒笨,上學也只是上到小學四年級,就回家務農了。想起自己本是個高中生,因為家裡窮才掇學,竟然還嫁給了一個如此窩囊的土包

  小五去縣城上學,只有暑假和寒假才會回家,跟嫂子劉玉香,自然接觸得並不多,而且原來的小五木訥膽小,基本上很少跟嫂子們說話,但是,

  嫂子們對這個高中生,卻都有一種認同感,彷彿小五這個高中生,才是自己心目中的那個人,於是,兩個嫂子都對小五有一種莫名的親近。

  龍雲江埋頭吃著飯,腦子裡什麼也不想,他跟劉玉香結婚兩年了,雖然天天睡在一個被窩裡,卻沒有興致去摟那個溫軟的女人身體,他害怕自己的

  天殘,會被老婆發現,於是,就偷偷地掩飾,每次劉玉香抱他時,他都裝作睡著了,其實,心臟也是跳得飛快,他卻不敢將自己的那部分展示給劉玉

  於是,劉玉香兩年來,那肚子當然也非常平靜,平坦而且安靜,在外人的眼裡,那就是一隻不會下蛋的母雞,娶來何用?雖然長得跟花兒似的,

  難道女人是娶來當花瓶兒看著的?在農村人眼裡,屁股大,奶子大,能生孩子,就是好媳婦兒,當然,如果還能吃能幹,就更是極品媳婦兒了。劉玉

  劉玉香拉著小五,來到自己房裡,其實,就是東屋的北間兒,南間兒?當然是二嫂和二哥住的,中間的一間兒,是兩兄弟和兩妯娌放共同的東西

  劉玉香身後的龍雲飛,一雙色眼緊緊盯著劉玉香那一雙好看的腳丫兒,那對小腳丫兒,皮膚極是細膩白嫩,十個腳趾,如白玉做成的珠子,隨著

  劉玉香身體的爬行和運動,微微地動著,那粗布褲子微微一動,露出裡面的一截瑩白的女人小腿兒,誘人至極。呃……龍雲飛此時,就像是魯迅老前

  劉玉香翻找東西時,那滾圓的大屁股在自己一雙纖柔的腳丫上磨來磨去,長長的大辮子,一直垂到屁股後面,辮子尖兒在劉玉香的股溝處搖晃著

  ,隨著劉玉香將頭探進櫃頭裡面,那短衫兒往上移去,後面露出一大截光潔細膩的女人背,龍雲飛立刻直了眼睛,劉玉香露出的那截背,不僅光滑細

  膩,而且有一小段深深的脊柱溝,在煤油燈的暗影裡,顯得幽深無比,這有多誘人?靠,看到這種美妙情景的人,才知道。

  劉玉香嬌笑著轉過身,見龍雲飛望著自己發傻,心裡一動,女人對於男女之間的關係問題,可是比男人敏感得多。劉玉香爬下床來,趿上鞋子,

  龍雲飛依然愣愣地站在劉玉香的床前,眼睛死死盯住劉玉香的身體,劉玉香站到龍雲飛面前,故意將胸脯一挺:「小五,看夠了沒?來來來,坐下。」

  龍雲飛被劉玉香在這種情況下識破,有些窘迫,卻並不慌亂,畢竟,這傢夥曾經就是一個色狼啊,聽到劉玉香讓他坐下來,上前兩步,坐到床沿兒

  劉玉香命令的口氣,龍雲飛稍稍一愣,隨即就將上身的粗布短衫兒的鈕扣解開,稍一揮手,短衫便扔在一旁,劉玉香吃了一驚:「小五,你……怎麼

  龍雲飛忽然從這個身體的記憶中找到了這段記憶,「聽人說,大嫂你身體不好,我想掏那個鳥窩,給嫂子補補身子呢。」

  劉玉香輕輕驚呼一聲,立刻用她那柔嫩的小手掩住嫣紅的嘴唇兒,劉玉香的心,被小五這一句話,給深深地震撼了,她立刻體會到,自己在小五的

  心裡,居然有這麼重要的位置!劉玉香的全身,湧起一股和煦溫馨的暖流,在全身蕩漾著,令劉玉香的心,久久無法平靜,她用溫柔的目光盯著這個尚

  劉玉香發覺,自己忽然對這個小五弟弟,充滿了一種愛憐,她十分心疼地將小手撫摸在龍雲飛的肩膀上的傷處,龍雲飛那裡的肌肉,微微一動,

  劉玉香這話說完,忽然想起,小五嘴裡所謂的身體不好,其實,應該是指自己結婚兩年沒有生育的事情,劉玉香的小心尖尖兒,忽然一顫,繼而

  ,整個頭腦,被一種無法言喻的羞澀遮蓋住,劉玉香扭扭怩怩地低下頭,臉紅如布,小手也在龍雲飛的肩膀上輕輕顫抖著,日本AV电影资讯偷眼看了一眼龍雲飛,發

  於是,龍雲飛的後背,就變成了黑花奶牛一般,一塊塊紫藥水,被劉玉香那靈巧的小手,塗抹在龍雲飛的背上。龍雲飛感覺到了劉玉香每塗一個

  劉玉香艱難地問出這句話,她望著龍雲飛背上的肌肉,在龍雲飛的每一個動作之下,那肌肉收緊,舒張,再收緊,舒張,明顯地有一種美妙的線條

  兒美,劉玉香藉著煤油燈那昏暗的光,竟然看得極是清楚。劉玉香的心裡,起了一種莫名的情意,劉玉香偷偷地望瞭望龍雲飛的臉,見他並沒有看向自

  可是,劉玉香忽然心裡起了一陣衝動,她那滑膩的小手,摸到了龍雲飛的背後,輕輕滑過每一處傷痕,於是,龍雲飛清楚地感覺到,那溫軟的小

  手,在自己的背上那溫柔的撫摸,顯然,這並不是在幫自己治傷,而是一種別的什麼。劉玉香忽然發現,龍雲飛的腰帶處,有一條長長的擦痕,直往

  劉玉香的小手在上面摸了摸,龍雲飛立刻感覺到,大嫂的玉手,竟然摸到了自己的屁股上,頓時心裡一慌,見大嫂詢問,連忙問道:「怎麼了?大嫂?」

  劉玉香心跳飛快,聲音卻努力地故作平靜,「有一條傷痕,好像是衝下面去了,你趴在床上,我幫你看看。」

  龍雲飛心裡慌慌的,猶豫了一下,鬆開腰帶,趴在了床上,褲子,當然不脫,龍雲飛還沒有那種暴露狂的習慣。龍雲飛的兩條手臂,平平地放在身

  劉玉香儘量壓抑著自己那飛快的心跳,她左手擎著那個紫藥水的小瓶兒,右手輕輕在自己胸前拍了拍,想要使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不想正好摸

  到自己的胸前高山,頓時心裡一陣迷醉,趕緊將小手放下,深深吸了一口長氣,吐出,再吸,再吐。這才將身體坐在龍雲飛的身體左邊,靠近了龍雲飛

  劉玉香見龍雲飛並沒有褪下褲子,只得將小藥瓶兒放到桌上,返回身,伸出兩手,抓住龍雲飛的腰帶,將龍雲飛的褲子往下褪了褪,那條傷痕依然

  龍雲飛感覺到劉玉香的小手,與自己的屁股挨挨擦擦,把自己的褲子一直在往下褪,龍雲飛心裡產生了一種奇異的激情,如果與嫂子……龍雲飛努

  力扼制住自己的非分之想,可是,兩個屁股蛋兒,忽然吹來了一股涼風,顯然,自己的寶貝屁股蛋兒,已經完全暴露在空氣中。

  劉玉香看著這男人的屁股,尤其是龍雲飛那沒有洗澡的男人部分,散發著一種令女人聞之即醉的蘭麝之香,劉玉香暗暗吸了吸鼻子,心裡一陣酥癢,

  劉玉香再次抑制自己的心跳,伸出兩隻小手,將腦袋湊近那條傷痕,仔細地看著,兩隻小手分別抓握住龍雲飛的兩隻屁股蛋兒,見那傷痕竟然深深

  進入屁股溝裡面,只得將兩隻屁股蛋往兩邊掰了掰,用眼睛往那裡看去,呀!劉玉香除了看到那條傷痕,竟然看到了自己不該看到的東西:龍雲飛的菊

  花門,周圍有一圈細細的絨毛兒,然後,是下面,那已經高昂的黃瓜似的東西,緊緊貼在龍雲飛的小腹上,根部的兩隻下垂的蛋蛋,微微搖晃著。

  龍雲飛感覺到了大嫂的小手掰著自己的屁股蛋兒,不由一陣害羞,竟然伸手握住了劉玉香的小手,試圖阻止劉玉香的進一步行動。劉玉香的小手,

  在這種情況下被龍雲飛的大手握住,忍不住身體一震,心裡一陣緊張,她不敢再看下去,趕緊掙了掙,竟然沒有掙開,劉玉香覺得那兩隻大手上傳來的

  溫熱,讓她面紅心跳,呼吸急促,彷彿自己內心深處,有一個聲音在說:讓他握一會兒吧,再握一會兒,這種感覺,好舒服。

  劉玉香任由龍雲飛握著小手,好半天沒反應。龍雲飛此時感覺自己的大手中,握著的小手滑滑膩膩,溫熱柔軟,一時捨不得放開,只是將小手握在

  龍雲飛忽然調戲了一句,驚覺時,已經說完,立刻後悔不已,這可是自己的嫂子啊,如果大嫂叫起來,自己還不是落個沒臉?

  劉玉香嘴裡說著,卻非常希望他再握一會兒。龍雲飛聽了,卻是另一番感覺,他覺得,在大嫂劉玉香的眼裡,仍然把自己當成一個孩子,

  龍雲飛鬱鬱地鬆了手,不敢再亂說話,將手放在胸部兩側,身體動了動。呀!龍雲飛穿的那件,名為褲子,其實就是大褲衩子,由於剛才被劉玉香

  給解開了腰帶,沒了依靠,竟然刷地一下,自行褪到了龍雲飛的腳脖處,於是龍雲飛的整個身體,完全暴露在劉玉香的面前。

  面對如此突發狀況,劉玉香也是一呆,剛才欣賞了半天龍雲飛背上的肌肉,如今,卻是看到了龍雲飛後面的完全版的風光,男人窄窄的屁股蛋兒,

  由於肌肉的收緊,竟然也露出一種肌肉線條兒,雙腿更是充滿著美妙的肌肉線條兒,那種完美的力量感,任何女人見了,都有一種迷醉的感覺。

  龍雲飛也在發窘,這會兒他也不敢站起身來,因為那個男人部分,已經昂然而立,如果被大嫂看到,實在……不雅。可是難道自己就這麼光著,任

  大嫂在後面欣賞?可是,自己現在,真的不敢站起來啊。龍雲飛心裡猶豫著,只得趴在那裡不動,硬硬的東西,頂著床上的被子。

  劉玉香努力平復著自己的心跳,用伸右手,將煤油燈端過來,左手在龍雲飛的屁股上掰了掰,終於看到了那條傷痕的終點,竟然是越過了龍雲飛的

  菊花門,到了兩隻蛋蛋旁邊兒,這才收住頭,呀!劉玉香望著龍雲飛那男人部分,那掛零碎兒,看得她心尖尖直癢癢,不過,此時卻不敢有過分舉動,

  沒來由地,劉玉香忽然覺得心裡好疼,彷彿那傷,是傷在了自己心裡似的。劉玉香塗著藥水的左手,微微顫抖著,那紫色的痕跡,就慢慢延伸到了

  龍雲飛聽到大嫂如此說話,趕緊將身子蹲了下去,提起褲子,將腰帶繫上,幸好那大褲衩子夠大,裡面的東西雖然仍然不老實,在外面卻也看不大

  劉玉香應道,見小五沖床裡面卻拿衣服,就伸手幫他拿,因為小五在外面,劉玉香在裡面,兩人的目標一致,都在伸手往那上衣處,結果,發生了

  很自然的碰撞,兩人的前臂,碰到了一起,兩人都是身體一震,劉玉香忽然輕吟一聲,身體軟軟地倒在床上。

  龍雲飛不知道劉玉香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見她趴倒在床上,嚇了一跳,連忙伸手抓住劉玉香的手臂,輕輕搖晃著,由於心裡急,渾然沒有感覺到

  劉玉香此時,被龍雲飛抓弄著胳膊,那大手的溫熱,接觸到自己身體,竟然覺得無比的踏實,劉玉香不想動,她只想讓這個大男孩,再抓自己的身

  龍雲飛忽然聽到二哥的聲音,顯然,他們吃完了晚飯,要回屋了,劉玉香自然也聽到了,立刻爬起身來:「我沒事,剛才好像暈了一下,現在好了。」

  龍雲飛也抓到了那件粗布上衣,搭在手上,顯然,身上被畫了那麼多的紫花兒,這會兒是沒辦法穿衣服了。龍雲飛直到東屋門口,正遇到要進來的

  龍雲海關心地問了一句,身體轉到龍雲飛的後面,眼睛看著龍雲飛背上那些亂亂的紫花兒,笑道:「呵呵,都成了大熊貓了。」

  龍雲飛來到堂屋,自己睡在屬於自己的最西間的一個土坑上,看著那補丁撂補丁的被子,龍雲飛忽然有了一種無法遏制的衝動:我既然來到了這八

  十年代末的農村,總要為大家做點兒什麼,難道就這樣生活下去?這種窮日子,嘿嘿,哪裡是人過的日子嘛。

  做點兒什麼呢?龍雲飛回想著曾經學過的八十年代的歷史,貌似,這段時間,農村的聯產承包責任制,已經實行了七八年,農民手裡也有了一些餘錢,

  可是自己家這樣,兄弟姊妹五個,仍然非常窮,衣服都買不齊。憑自己的知識,做什麼好呢?電腦?這方面自己倒是精通,可是,電腦?嘿嘿,貌似,

  電腦,好像還處在386到486的時代,而且,就這家裡的情況,買台電腦?恐怕將家裡的東西全部賣掉,都可能買不起。一台電腦要上萬,家裡最

  想了半天,實在沒有找出一條自己目前適合做的事情,當然,龍雲飛目前還在縣一中上高中,暑假裡做點兒什麼?倒也一時沒有什麼好生意可做,

  龍雲飛腦子裡漫無目的地亂想著,漸漸要迷糊的時候,忽然外面一個女聲傳來:「雲江哥,小五哥在家不?」

  龍雲飛一聽,立刻精神起來,剛剛來到這裡沒多長時間的龍雲飛,還沒有完全理清這些人的人際關係,剛才說話的,這個女孩叫二丫,是鄰家龍方

  進的女兒,18歲,聰明伶俐,卻是只上了初中,沒有考上高中,就掇學了,目前在家幫著家裡種地,現在是農閒時節,這是來找龍雲飛來玩的,他們從小是同學,一直一起讀到初中畢業,相互之間,自然熟悉無比。

  龍雲江從小就有點兒腦袋不清楚,雖然娶了劉玉香做老婆,當時龍老爹的想法,就是想讓劉玉香嫁過來,給沖沖喜,也許這老大還能一下子明白過

  來,結果,當然還是原樣兒沒變,而且,龍雲江在七歲的時候,龍雲江因為爬樹從上面掉下來,胯間搭在了樹杈上,於是那男人部分,竟然到了十七八

  歲,也不會站起來風光一回,當然,這種事,龍雲江也不會自己說出來,可是,龍老爹當然是個有經驗的老人,看到劉玉香嫁過來後,小夫妻的生活如

  這些事情,龍雲飛是知道一些的,當然,原來的龍雲飛,即使知道,也不會有什麼別的想法兒,可現在的龍雲飛,已經換了個人,他的思想,當然

  是現在的人可以比的,龍雲飛忽然想到了大哥龍雲江的這事兒,這才忽然明白了大嫂劉玉香對自己的舉動。龍雲飛忽然覺得,大嫂劉玉香,也是個可憐

  二丫一進西間的門,興奮地說道。龍雲飛打量著二丫,十八歲的二丫,已經發育得相當成熟,嫵媚的大眼睛忽閃著,大辮子垂在屁股後面,斜襟小

  龍雲飛心想,自己要充當一回護花使者了。龍雲飛將衣服穿上,一出堂屋的門,三姐龍雲梅正好走進來:「咦?小五,你去幹什麼?」

  龍雲飛詢問著。龍雲梅小心地四下望瞭望,顯然是不想讓龍老爹知道自己偷偷出去看電影的事情,這才小聲說道:「你們先出去,到村東等我,我

  龍雲飛一想,也好,三姐生活在這個時代,也沒有什麼文化生活,看場電影,也算是高級文化生活了,嘿嘿,八十年代,這人啊,好無奈啊。龍雲

  飛跟二丫出了院門,一到外面,二丫再也沒有顧忌,反正黑燈瞎火的,也沒人能夠看到,小手立刻牽上了龍雲飛的手,兩人互相牽著手,走過了龍雲

  摔下來時的那個大場院,來到村東頭外面的路上,此時地裡的玉米,已經長到了半人高,兩人牽著手,站在路邊兒玉米地頭上,等待著三姐龍雲梅。

  忽然,玉米地裡鑽出來一個人,嚇得二丫驚叫一聲,將身子鑽進龍雲飛的懷裡,龍雲飛定睛一看,雖然夜裡很黑,還是從身影上能夠看出來,這

  個人,是村裡的一個傻子,叫大旺,以現在的龍雲飛的眼光來看,他應該是近親結婚的產物。不知道這黑燈瞎火的,他跑玉米地裡來幹什麼。

  傻子根本不理會兩人,直接回了村。二丫的一雙手臂,抱住了龍雲飛,感覺著龍雲飛身上那股男人味道,不想鬆開手了。她乾脆將臉埋在龍雲飛懷

  龍雲飛立刻感受到二丫那溫軟身體的美妙,胸前兩團柔軟的東西,頂著自己的腹部,從二丫頭上傳來陣陣的少女身體特有的一種香氣,龍雲飛忍不

  住伸手摟住二丫,輕輕撫摸著二丫的背,那裡,溫熱而滑膩,雖然隔著衣服,仍然能夠非常清楚地體會到那少女身體的奇妙。

  迷醉了的二丫,腦子一片空白,她很早就暗暗喜歡上了這個跟自己同歲的龍雲飛,女孩子成熟較早,她也早就曉得了男女之事,如今忽然有個機會

  ,能夠摟著自己喜歡的男人,她的心,迷醉,迷醉,更加地迷醉……二丫努力將身體在龍雲飛的身體上蹭著,扭動著,彷彿在試圖喚醒龍雲飛的男人的一面。

  二丫迷迷糊糊在輕嗯一聲,忽然感覺到小腹處頂著一根熱熱的棒狀物,心裡又羞又喜,她知道,那就是雲飛哥的男人部分,而且,它已經被自己召

  二丫感覺到了那個東西之後,卻不敢伸手去摸,只是輕輕搖晃著身體,用自己那溫軟滑膩的小腹,緊緊貼在上面,左右揉搓,碰觸著那棒狀物的頭部。

  龍雲飛不堪其擾,那股衝動越來越是強烈,龍雲飛無意識地將左手扶住二丫的右邊柔肩,右手從二丫的領口處,往下探去,一把就將二丫的左乳輕

  二丫感覺到那大手的撫摸,這未經人事的少女,被男人抓到這個部分,而且是自己傾心的男人,身體的自然反應,就是發軟,越來越軟,身上沒

  龍雲飛抓弄著那個沒有骨頭的大饅頭,越抓越是起勁兒,二丫此時被那裡的酥麻襲滿全身,她縮回摟在龍雲飛腰上的左手,伸到自己右腋下,將斜

  襟兒的小褂兒的鈕扣解開,呃……裡面兩隻跳動著的玉兔,就完全暴露在空氣中,龍雲飛有得忙了,兩手一手一只,輕輕握住,揉搓起來。

  二丫喃喃地說著,腳尖兒輕輕掂起,使勁兒伸展身體,把自己那小巧柔的嘴唇,湊上龍雲飛的嘴唇,龍雲飛見她掂起腳尖兒,立刻明白了她要干什

  麼,於是俯下頭,二丫雖然有一米六七,仍然跟龍雲飛的一米八的個頭,有些差距,此時,四片嘴唇這才湊在一起。

  被奪了初吻的二丫,嘗到了被男人吻住嘴唇的奇妙滋味兒,龍雲飛的大舌頭,伸向了二丫的唇瓣,二丫立刻將兩唇分開,小嘴兒微張,大舌頭非常

  利索地進入了二丫的檀口,二丫使勁兒地吸著龍雲飛的大舌頭,雙手臂抱住龍雲飛的頭,也愈加為龍雲飛在玉兔上揉搓的大手,提供了方便。

  兩人的熱吻,堅持了七八分鐘,二丫被龍雲飛的大手,揉搓得全身酥酥麻麻,彷彿飄蕩在雲端,二丫忽然覺得,自己的胯間,竟然濕濕的,而且,

  二丫剛說了半句,又被龍雲飛的大嘴給堵了回去,二丫的小香舌,與龍雲飛的舌頭,攪在一起,忽然,龍雲飛將舌頭縮了回去,二丫的小香舌,攪

  了攪,找不到那個伴兒了,於是也走出國門,向外面尋找去了,那小香舌,怯怯地伸向外邊,就被龍雲飛一口吸住,兩人都是迷醉不已。

  穿越之前的龍雲飛,自然有過一些男女之事的經驗,雖然跟姚紅還沒來得及做,可他的幾個前任女友,早就已經教會了他。如今的龍雲飛,知道二

  丫對自己真正動了情,農村的女孩子,很少接觸男孩,尤其是令她傾心的男孩,在自己村子裡更是難找,因此,農村的女孩子一旦動了情,也就真摯無比。

  龍雲飛揉搓了一陣那兩隻大饅頭,忽然想到,自己的三姐龍雲梅就要來了,趕緊收回了手,幫二丫將衣襟兒掩住,「嗯?雲飛哥哥,你不喜歡我麼?」

  二丫的聲音,居然帶著哽咽,好像這做著美夢的少女,忽然被無情的現實將夢打碎,那種感覺,只有二丫自己才體會得出來。

  二丫的眼睛裡,已經晶瑩著淚珠兒,她摟著龍雲飛的雙臂,立刻從龍雲飛身上滑下來,將自己本已被龍雲飛掩住的衣襟兒,一把拉開:「雲飛哥哥

  龍雲飛再次將二丫的衣襟兒掩住,溫柔地幫她繫著那種對襟褂似的鈕扣,雖然笨手笨腳,卻讓二丫心裡立刻樂開了花,她知道,這個自己喜歡的

  男人,並不是討厭她,而是這個時間不合適,二丫心裡暗暗下著決心,一定要找個合適的時間,把自己的身子給了他。此時的二丫,喜上眉梢,媚眼

  二丫羞羞地答應道,一雙小手,輕輕撫上龍雲飛那正幫著她系鈕扣的大手,微微眯著眼睛,稍稍低著頭,心裡一陣陣滿足感,塞滿胸臆,幸福的

  果然,就在龍雲飛把二丫的鈕扣系好的時候,村口的大路上,就走來了一個黑影兒,龍雲飛一看那走足的姿勢,就知道是自己的三姐龍雲梅。龍

  雲梅是高中畢業,回到家後就做了民辦教師,雖然掙的工資只有二十七塊五,可也給家裡減少了一些經濟負擔。當然,最重要的,是當了老師,受到

  全村人的尊重。這一點,也是最讓龍老爹感到驕傲的,自己的女兒做了先生,呵呵,龍老爹一開始喜得好幾天睡不著覺,把老婆給折騰得直罵他老騷貨。

  暑假裡的龍老師,自然也就非常閒,業餘生活非常少,這不,一聽到演電影,就立刻巴巴地跟著要去看呢。

  當時的農村,演電影就是在露天的場院或者大路上,提前栽上兩根竹竿或者木棍,將放映屏幕拉起來,於是鄉親們便知道要演電影了。天黑了,

  都搬著各式各樣的座位,當然,有些小孩子就提前將凳子放到了比較正的位置,稱為佔地方,而且,小孩子們喜歡湊熱鬧,都是儘量把凳子佔到放映

  龍雲飛和龍雲梅、二丫走了五里多的路,來到的時候,電影已經開演了,龍雲飛看了看,說道:「剛演了一點兒,慢慢看就好。」

  龍雲飛的眼睛,四下里掃視,試圖找到能夠坐的地方,果然,龍雲飛發現,在人們的最後面,有一段低矮的土牆,於是拉著三姐和二丫,來到那

  這個《神像奇緣》是一部印度的愛情片,情節很是感人,一開始,龍雲飛就為兩女解釋著前面三人沒有看到的情節,三姐龍雲梅和二丫,都用崇

  拜的眼神兒望著龍雲飛,彷彿龍雲飛知道這個電影的情節,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情。三姐和二丫,一左一右,坐在龍雲飛身旁,看到動情處,兩女都

  哭出了聲,小手一直在擦眼淚,特別是二丫,哭著哭著,就將身子靠在了龍雲飛的身上,卻仍然忍不住偷眼去看著電影屏幕。

  三姐哭的時候,不好意思將身子靠在龍雲飛身上,卻也身子發軟,好想找個依靠,猶豫了半天,也是將身子倚在龍雲飛身上,抽抽咽咽,替古人擔著憂。

  看著這部電影,對於龍雲飛來說,確實沒有什麼味道,對於他的那個時代,這部電影,也就相當於一部垃圾愛情劇罷了。可是,身邊兩美的幽香

  ,倒令他神魂顛倒,兩女哭得稀里嘩啦,眼淚有許多都抹在了龍雲飛的肩上,可是,美女的香淚,也讓龍雲飛興奮不已。

  龍雲飛努力夾緊雙腿,擔心胯間醜態被兩女識破,尤其是不想讓三姐看到。在龍雲飛的心目中,三姐就是一個清純美麗的好女孩,而且對於學校

  龍雲飛聞著身邊兩股不同的幽香,腦袋左邊轉轉,右邊瞧瞧,哪裡有心情看電影?他好想伸出手,摸摸三姐的身體,可是,三姐正神情專注地看

  在那個時代,男女之間,根本就是一道深深的鴻溝,頂多就是拉拉手,就算是比較親密了,像今晚龍雲飛和二丫兩人之間的親密情景,在龍雲飛

  這個後現代人看來倒也沒什麼,可是在二丫的心目中,彷彿就覺得經此一回,自己就完全屬於那個自己喜歡的高大男孩了。

  電影裡的愛情故事,在那個時代看來,確實非常感人,二丫和龍雲梅之被感動,就說明了問題。尤其是二丫,她彷彿覺得自己就是那個劇中的女

  主,電影演到煽情處,二丫竟然感同身受,痛哭不已,這二丫,代入感還真強。二丫的手臂,一直環抱著龍雲飛的腰,胸前兩團柔軟,一直在龍雲

  飛的左肋側摩擦,二丫自己沒覺得怎麼樣,因為她覺得自己已經是龍雲飛的人了,所以,對於和龍雲飛的身體接觸,一點也不感到牴觸,相反,她

  可憐的龍雲飛,擁著兩女,胯間男人部分徒然脹得發疼,卻強自忍耐著。龍雲飛左手臂搭在二丫的肩上,左手在二丫的腰間摩娑著,右手臂也

  輕輕搭在龍雲梅的肩上,只是順手把手輕撫在龍雲梅的腰間,卻不敢亂動,兩女都很自然地享受著有個依靠的感覺。

  龍雲飛的身體微顫中,電影終於結束了。人們紛紛離開,農曆七月末的夜晚,只有一些星星時隱時現,天空中的雲彩並不明顯,不過,遮住星

  二丫一直在龍雲飛的左邊,將龍雲飛的左臂整個抱在懷裡,龍雲飛的大手,順便就搭在二丫的小腹間,在那裡輕輕揉搓著,二丫被龍雲飛的撫

  摸,給弄得精神恍惚,亦步亦趨地快步跟著龍雲飛的腳步,心裡只覺得身體在發軟,她好想讓龍雲飛抱住自己,溫存一番,可是,龍雲梅一直在身旁

  咦?前面站著一群人,吵吵嚷嚷的,在幹什麼?龍雲飛的感覺比較敏銳,知道前面有幾個男人和兩個女孩,彷彿在欺負那兩個女孩,龍雲飛本來

  也不想管這種事情,在農村,這種野地裡發生的無奈之事,太多了,自己也管不過來啊。可是,這群人就在自己走的這條路的前面,雖然是在路邊兒

  龍雲飛感覺得到,三姐和二丫抓著自己胳膊的小手,越來越緊,龍雲飛感覺到了她們內心的緊張,於是輕聲說道:「咱們走咱們的,儘量不理他

  三人走近這群人的時候,當然也從他們的爭執中,聽明白了他們在做什麼。原來,這些人也都是龍家莊的,那兩個女孩是一對姊妹花,是村裡寡

  婦張二花家的兩個女兒,這群男孩,以支書龍家會的兒子龍北海為主,其他人跟著起鬨,就準備在這玉米地裡,將人家二個女孩給輪了。

  龍雲梅心裡異常矛盾,遇到這種情況,上前挺身而出?自己這邊,兩個女孩,小五?雖然個子不小,可平時也太老實了些。就這麼走過去?心裡

  二丫看到這群男孩有七八個人,也是驚慌失措,她的小手,緊緊拽著龍雲飛的手,試圖讓龍雲飛走得更快些,奈何龍雲飛不僅身材較高,體重也

  相當地重,而且,龍雲飛根本就沒打算就這麼走過去,於是,走近這群人的時候,他反而故意放慢了腳步。

  龍雲梅猶豫了一下,見小五竟然走得慢了,心裡著急,小手忍不住就將龍雲飛的胳膊猛往前拉,她擔心小五會在這群人手裡吃虧,雖然想救那兩個

  女孩,可小五是自己的兄弟啊,龍雲梅默不作聲地將小五往前拉去,咦?竟然拉不動?小五真的是長大了啊。

  三個人影走了過來,當然是龍北海和他的兩個玩伴兒,龍北海身材敦實,肩寬背厚,他的兩個同伴,也都是村裡的幾個專門喜歡打架頭毆的壞孩

  「咦?玉影?嘿嘿,我想你這個小美人,也想了好多天了,哼哼,也怪你今天運氣不好,這大黑天,撞到我們手上,哈哈,哥們兒今天有福了。」

  龍北海幾人,看完了電影,回家的路上,恰巧遇到這對姊妹花,男孩走路的速度當然快,這對姊妹花,雖然聽到雜亂的腳步聲,也是趕緊疾走,

  卻還是被龍北海八人給追上了。這不,正拉拉扯扯糾纏著呢,姊妹兩個正與他們爭執中,龍雲飛三人就趕到了。

  龍北海一揮手,兩個玩伴手裡帶著手電,立即撳亮,照在龍雲飛和龍雲梅的臉上,二丫剛才一說話,已經知道她是誰了,也就不再照她,此時手

  龍北海大笑道,望著眼前的兩個美女,看著她們驚慌失措的模樣,心裡非常愜意,此時見二丫奮力擋在龍雲飛面前,更是得意。

  龍北海和龍雲飛同歲,從小在一起上學,學習成績當然不如龍雲飛,可是,踢寡婦門,挖絕戶墳,倒也是壞事做盡,當然也是仗著老子是村裡的

  一把手,就算是出點事,對方膽子小的也就忍了,對方膽子大的?哼,龍北海一家,在龍家莊是大家族,他老爹龍家會,光是叔伯兄弟就是十幾個,

  龍北海雖然個頭不算高,身體倒還強壯。龍雲飛在他眼裡,一直就是個老實頭,因此,今晚看到龍雲飛居然帶著兩個美女看電影,日本AV电影资讯心裡一方面是

  嫉妒如狂,另一方面,也就想在龍雲飛面前,將這兩個美女給玩了。龍雲飛會不會反抗?哼,他敢?龍北海暗暗盤算著。

  龍北海和他的兄弟們,一起猥瑣地笑著,留下兩個糾纏著那對姊妹花,其他六個,慢慢圍上來,將龍雲飛三人圍在中間。「小五,識想的就趕快滾

  在農村,許多事情並不是看你佔不佔理,相反的,是看你的家族裡男人的多少,也就是看你家的力量,龍雲飛一家,傳到龍老爹(名字叫龍北凡

  )這一代,只是單傳,雖然有三個兒子,可老大龍雲江,性格懦弱,老二龍雲海,也是個蔫頭蔫腦的莊稼漢,本來的龍雲飛,雖然學習成績還過的去

  ,可是在村裡,也是見人說話都臉紅的那種可欺的「善」人。龍北凡務農至今,當然也沒什麼本事,只是個死莊稼孫。

  因此,在龍北海看來,這一家子,根本不足為慮,就算做出點事情,讓龍北凡知道了,他?哼,諒他也就是忍氣吞聲而已。所以,龍北海決定,

  龍北海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個龍雲飛,這個一直在自己面前話都不敢說的老實蛋蛋,在這個時候,竟然將二丫拉在了身後,挺身而出,而且說

  話的聲音平靜自然,居然令龍北海覺得有些發怵!我靠,這傢夥,是什麼東西附體了?敢管老子的事了?

  「嗨嗨,小五啊,你什麼時候也敢在我面前充大了?嘿嘿,想挨揍是不是?容易啊,呵呵,兄弟們,揍他。」

  龍北海想了半天,也沒想出龍雲飛憑什麼敢跟他過不去,於是一揮手,他的五個弟兄如狼似虎地就沖上前。

  龍雲飛忽然大聲喊道,他兩手微擡,稍稍阻擋著照向自己眼睛的手電光,神色間,絲毫也不害怕,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龍北海暗想。

  「呵呵,害怕了?小五,聽人勸,吃飽飯,我看你啊,識相點兒,今晚讓老子舒服了,以後你跟著我混,怎麼樣?」

  龍雲飛小聲對兩女說道。本來嘛,兩女一直拉著他的胳膊,這可是要打架啊,自己人竟然拉住自己的胳膊,這架還怎麼打?

  龍雲梅雖然是個正義感很強的人,卻也知道龍北海這夥人,不是自己的力量可以鎮住的,小五?唉,三兄弟之中,就屬小五還有點兒靈性,如果再

  受到什麼傷害……龍雲梅心裡怕怕的。因此,她還是緊緊拉著龍雲飛的胳膊,不知道她這時是把龍雲飛當作依靠呢,還是擔心龍雲飛沖上去會吃虧?

  龍雲飛一改十幾年來的窩囊樣兒,竟然臉色平靜地說出了這麼句話,三姐龍雲梅芳心一動,難道,小五真的能行?二丫也是知道的,她與龍雲飛從小

  一起長大,要說龍雲飛身上哪裡長了幾根毛都知道,似乎誇大了點兒,可是,龍雲飛的脾氣性格,二丫自然十分清楚,她也想不到,龍雲飛這出去讀了

  龍雲飛急了,人家都衝到身邊了,你們還拉扯著我的胳膊,這算什麼事兒?龍雲飛用力一甩胳膊,掙脫了兩女,「躲遠一點兒。」

  兩女頓時都感覺到了龍雲飛胳膊上的力量,這一下子,將兩女往後邊甩去,兩女的身體,禁不住那股力量,都有些踉蹌,然後兩女居然互相扶住,

  四隻小手相握,這才發覺,對方手心裡,也全都是汗。顯然,在這種時候,兩女都是極為緊張,一方面是擔心小五會受傷,另一方面,也擔心自己會被

  本來衝在最前面的龍北海,覺得今天龍雲飛的表現有些反常,他的心裡也在暗暗盤算:難道,這個窩囊廢,進城上了兩年學,真的變厲害了?不可

  能吧?去年我揍他的時候,他還不敢還手呢,哼,今天?非要揍他個滾地葫蘆不可!不過,貌似,好像,這傢夥竟然到了這時候了,還沒有害怕,怎麼回事?

  說話之間,有兩個已經衝到龍雲飛面前,伸手就要扭住龍雲飛的胳膊,一邊一個,還真是頗有經驗的樣子,其他人只是緩緩靠近,照他們的經驗,

  一般情況下,只要上去兩個人,扭住對方的胳膊,對方如果沒反應過來,接下來,嘿嘿,多人打一人,還不容易麼?

  龍北海放下心來,示意扭住龍雲飛胳膊的兩人,將龍雲飛的胳膊扭結實,他這才上前一步:「小五,今天是你自己不開眼,嘿嘿,找揍,沒辦法啊,

  龍雲梅和二丫龍玉影的聲音,同時傳來,她們雖然看不清楚具體情況,可是六個人圍上了龍雲飛,她們就算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龍雲飛要吃虧了。

  於是,她們都心疼地叫出了聲,甚至二丫掙紮著想要上前來,幫助龍雲飛呢,她今晚第一次被男人親吻和撫摸,心目中已經將龍雲飛當作了自己的男人,

  那個跟自己要過一生的男人,她怎麼捨得龍雲飛受到傷害?就算是要受到傷害,二丫也要堅決地跟龍雲飛站到一起。

  龍雲梅畢竟還大一些,男人嘛,打架也只是受點兒小傷,雖然她心急如焚,可也知道,如果讓二丫沖上去,被那群男孩給逮住,接下來,肯定會發生

  令所有女人都會後悔一生的事情。其實,這種情況下,兩女最應該做的事情,是趕緊逃走。她們兩個當然心裡都明白,可是,小五被人圍住,她們兩個

  兩女心裡揪得緊緊的,再次來到龍雲飛面前。咦?站著的,竟然就是龍雲飛,倒在地上的,竟然是上來打人的人。

  龍雲梅覺得自己心裡忽然平靜,離小五的距離有一米多的時候,見另外的幾個男孩都如狼似虎地衝向小五,她再不敢往前去,只得拉住二丫,兩人一

  龍雲飛驕傲的聲音傳來,兩女頓時安心,卻仍然將四隻小手互相交握在一起,努力瞪大眼睛,看著龍雲飛的身影,緊張仍然是免不了的。

  剛才突然發生的情況,是龍雲飛簡單地將湊在自己身邊的三個男孩,三拳兩腳分別撂倒,而且,憑著他學的太極的聽勁,雖然眼睛看不大清楚,

  那個時代,如果說打架,基本上就是巴掌拳頭的,動傢夥?農村基本沒有那種可以捅人的刀(殺豬的除外)而且,趁手的棍棒也很少,當然,

  這種情況下,龍北海就順手使出他們經常用的損招兒,從地上抓一把土,往龍雲飛身上猛投,這也是因為,在玉米地裡,想找一塊磚,還真有些難度,

  龍雲飛將身體一閃,那把土就扔在了龍雲梅和二丫的腳下,龍雲飛決定,採取主動戰術。龍雲飛的身體,迅速上前,將自己學過的散打和太極,

  門外漢的蠢笨模樣,雖然心裡發狠,可是打不著人家,反而被人家一招一個,關節處被打的生疼,忍受不住,就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龍雲飛打倒了五個人之後,其餘三人,再也不敢上前,只是遠遠地觀望。原來,龍雲飛對他們,都是額頭上一拳,然後一腳踹在膝關節上,對他

  們造成的效果,就是眼冒金星,腦袋發暈,膝關節劇痛,使不上力,當然就倒了。如果龍雲飛使出自己的全部功力,這些人個個都要傷殘,可他畢竟是

  懂得法律的21世紀的公民,當然知道,如果真的把人打成傷殘,就自己這個窮家,既沒錢,又沒有權勢,自己肯定要坐牢的,想通了這些,龍雲飛才放

  見他們不再往前衝,龍雲飛倒也樂得省事,將身子退向龍雲梅和二丫這邊,眼睛仍然警惕地望著八個男孩,見那倒下的,已經慢慢站了起來,雖然

  龍北海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在整個龍家莊,龍北海簡直就是一個惡霸,受過他欺負的女孩,也有五六個以上了,不知道女孩有沒有告訴家裡人,

  反正,是選擇了忍氣吞聲。龍北海沒想到的是,自己本來今晚以為可以將張寡婦家的兩個女兒給上了,結果出現了這麼一個叉子,雖然惱羞成怒,卻對

  剛才仍然跟男孩們糾纏著的那對姊妹花,終於有了安全感,看到龍雲飛將這夥人給鎮住,心下歡喜,顛顛地跑過來,含羞地叫了一聲,隨後拉著龍

  龍雲飛從旁觀察著這一對姊妹花,兩姐妹,相貌非常相似,雖然是農村女孩兒,卻臉色白淨,各紮著兩條羊角辮,走起路來,兩條羊角辮一顫一顫,

  夜裡太黑,對於兩姊妹花的具體相貌,看不清楚,龍雲飛只是覺得,這兩姐妹穿的衣服跟自己的差不多,也都是那種粗布衣服。由於天氣較熱,她們

  兩姊妹本來以為今晚難逃厄運,想不到龍雲飛竟然將局面扭轉,心裡興奮到了極點,語聲歡快,身體上的各個動作,也都充分表明了她們的欣喜若狂

  日本AV电影热讯

红伞日本电影AV添加QQ号:123456日本AV电影在线观看

逆冬黑帽seo简介
红伞 日本AV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