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日本AV电影热讯 >

我要回家當一個乖女孩了日本AV电影评测

日本AV电影网站
来源 红伞日本电影AV
2019-12-28 20:45 阅读

  前一陣子我剛經曆了一個人生的大事。什麽?由女孩轉變成女人?並不是好嗎?那個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是我跟男朋友分手了,而且跟家里鬧翻了。

  原因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很可笑,居然是爲了晚上幾點鍾回家,我只記得我堅持我不要像灰姑娘仙德瑞拉一樣,一到了晚上十二點就要從夜店趕回家。就這樣跟男朋友吵翻了,也跟媽媽吵翻了。結果就是,我跟男友分手了,也從家里搬出來了。

  收留我的是公司里的一對辦公室情侶,志哥與惠姊,他們兩個分屬公司不同部門的要角,所以盡管老板並不喜歡辦公室戀情,但是也無可奈何地接受了。盡管他們跟我不同部門,但是因爲他們下班也常會去同一家店,所以也就混熟了。

  志哥與惠姊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層三房兩廳公寓,把多出的兩個房間分租給朋友,當起二房東。剛好之前的同事離職搬走了,空出了一個房間,我也就租下來了。另一個房間住的不是公司同事,而是志哥的大學同學,我們之前曾在夜店見過,他身材高高壯壯的,長相不錯,有一張國字臉,叫做阿國,所以很容易讓人記得。

  說也奇怪,搬出來之后,夜店反而去的少了,下了班,都很早就回來了。要嘛在房間里看小說,要嘛就在客廳跟大家一起看電視。志哥與惠姊個性都很開朗好相處,阿國雖然有個大塊頭,但是卻很細心,最常噓寒問暖的,他們都很照顧我這個小 妹妹,所以在這里我覺得過得還不錯,沖淡了不少我的哀怨情緒。

  最讓我不能適應的是,常常到夜半,隔牆就傳來志哥他們那一對「咿咿、喔喔、啊啊」這一類的聲音,總是讓我夾緊棉被無法入睡。我想到的解決辦法是,在網絡上買了一支網友大力推薦的超柔軟的逼真按摩棒,它前端的龜頭會扭動,后端還多出一只小兔兔,耳朵還可以掃動到敏感的小豆豆喔!

  但是當我開始使用以后,我就后悔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當這一支會轉、會跳的冰涼橡膠插進我的身體中,也不是說沒有感覺,觸覺上的酥麻感隨著「嗡嗡嗡」的聲響,比男人能帶來的更加強烈,但是卻像有一層隔閡似的,觸動不到我的心、我的靈魂,讓我沒有當一個女人該有的感動。

  隨著肉體的感覺逐漸升高,我的情緒反而蕩到了谷底,我拔出按摩棒,轉身撲到枕頭上大哭了起來,拉上棉被蓋住我蜷縮的全身,不讓哭聲逸散出去。棉被中只有我跟那支「嗡嗡嗡」的按摩棒,我用力把它拔出去,這不是我要的感覺,我要的是一個男人熱情的擁吻和一支火熱的肉棒,日本AV电影热讯插到我身體的最深處,帶我到快樂的天堂。

  今年的中秋節忽然變成了五天的連假,星期四下班,辦公室居然沒有一個人邀約大夥去狂歡。眼看一個長假期變得不知道該如何打發。

  我回到了住處,志哥要送惠姊回南部,打個招呼后他們就出門了。阿國也還沒回來,我一個人用樓下超市買的簡單食物打發了晚餐,洗了澡,穿了件毛巾料子的白色大浴袍,窩在客廳的單人沙發上看電視,想說等頭發干了,就去睡掉這該死的假期。

  頭發已經不知道干了多久了,我卻沒有一點睡意。這時聽見有人開門,我轉頭看向門,看見阿國正關上門,換了鞋,轉過身來走了進來。

  阿國還呆站在那里,呆呆的表情在他端正的臉上,顯得十分有趣。他長得其實滿好看的,下巴上又冒出來的胡須渣子,讓他看起來更有個性。只是不知道他今天怎麽了,看起來愣頭愣腦的。

  「啊!」我低頭一看,這男生尺寸的大浴袍,在我長時間扭來扭去下,早就敞開到肚臍了,以他站的角度看過來的話,我半邊的胸部都被他看光光了,難怪他看得目不轉睛的。

  其實我並不十分滿意我的胸部,C罩杯的尺寸是還好啦,可是我沒有那種我最喜歡的,小小顆,粉紅色珍珠般的可愛乳頭,我覺得我的乳頭大了些,顔色深了些,乳暈也大了些;可是我的前男友卻說,他覺得它們很美,像兩顆小小的紅葡萄,又軟又甜。他甚至還說,如果要小乳頭,他自己就有了。

  「你的胸部很好看。」現在我又被另一個男人贊美了,我被這簡單的贊美燒紅了臉。我覺得好羞,可是又覺得很高興被看到,而且被贊美。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久沒有被愛了,我緊緊的夾緊雙腿,想壓下那其間的一些沖動。

  他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運動長褲,邊拿毛巾擦著頭發,邊走過來了。我覺得有點失望,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失望什麽。

  「你也沒睡啊,爲什麽我要去睡?」我反問著他,卻忽然發覺自己的話里像是有語病,就馬上停了嘴。日本AV电影评测

  阿國露齒一笑,像是也聽出了我的語病,那笑容看起來很可惡:「你穿得那麽性感坐在這里勾引我,你不怕我酒后亂性,把你吃了嗎?」

  「誰在勾引你啊?我只是從洗好澡就坐在這里沒動過,那時候這里只有我一個人,我以爲你也會回家去。」說著說著我又覺得有點傷感起來,所以聲音低了下去。

  「你說我敢不敢?」阿國把T恤一脫,露出他健壯的上半身,擋在我跟電視之間,又露出一個壞壞的笑。

  「敢!敢!敢!這樣當然敢,遊泳池每一個男生都嘛比你敢。」看他那個笑就有氣,我裝做不屑的回應著。

  阿國是一個毛發旺盛的男生,從肚臍以下就長了許多毛,一直向下連到他現在露出的陰毛部份。我看了一眼趕緊不敢繼續看他,后腦靠著沙發,仰起頭眼睛看著天花板的角落,故左右而言它的說:「這天花板好像該打掃了。」說完覺得自己示弱了,又補上一句:「好了啦!不要玩了啦!不敢就不要擋住我看電視了啦!」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麽,明知道不應該挑釁他,卻一直不肯認輸,或者說是我不敢承認自己內心的渴望吧!

  沒聽見阿國的動靜,我把仰著的頭低了下來。眼前沒有看到他,眼角余光卻發現發覺他居然赤裸地站在我右邊一公尺左右的地方。

  我不是沒有看過男人的陽具,但我這輩子沒有這麽仔細地觀察陰莖勃起的過程。他滿布皺折的陰囊,飽滿的包裹著他的兩顆蛋蛋,而他的陰莖就像他的人一樣,顔色較黑,看來粗壯結實,正以很快的速度膨脹著,仔細看甚至可以看得出那是有節奏的向上挺直,我聽見自己的心跳「彭彭!彭彭!彭彭!」像是爲他的勃起在伴奏著它勇猛地挺直著,身上的青筋爆滿著,盡管已經舉升到頂了,卻仍不肯罷休似的抖動著。我看著它,張開嘴說出連我自己也沒想過會說的話:「我可以摸它一下嗎?」

  我沒有答腔,我把它握在掌心,感受那幾乎讓我握不住的粗壯。在陰莖的頂端,是一顆暗紅色的龜頭,正漲得發亮,我居然感覺它有點像是我晚餐中那顆剝了殼的茶葉蛋。

  在龜頭頂端的馬眼開口中,正在滲出一小滴透明的液體,閃著一點點晶亮的誘惑。盡管我並不喜歡幫男生,但是我竟然很想嘗嘗它的味道。

  「唔!」阿國口中發出了一聲舒服的聲響。那是我用舌尖舔掉了那滴在他馬眼上的晶亮,並沒有嘗出什麽味道,我鼻端聞到的只有淡淡的沐浴乳香味,並沒有其它的什麽異味。

  我擡頭看了阿國一眼,他的眼神流露出了一絲企盼。我盯著眼前漲的發亮的龜頭,微微張開嘴,含了一半進嘴里,並且輕輕的啜了一下。

  「對不起!對不起!」他一邊道歉,一邊輕拍著我的心口。他的手停頓了一下,探進了我已經沒有什麽遮蔽作用的浴袍里,包覆在我的胸部上,又用指頭輪流輕撫過我的乳尖,我的乳頭也開始硬挺起來,回應著他的撫觸。

  我仰起頭微微嘟起嘴唇,迎向他逐漸接近的唇。很快的,他的舌頭在我嘴中掠奪著,並且霸道地吸吮著我,我腦袋中忽然升起一個好笑的想法:他這樣算不算間接親吻他自己的龜頭?

  不過我並沒有笑出來,繼續凝神專注在他的親吻上,他從我的嘴唇到下巴到脖子,一路的親吻下去,幾乎親吻了我每一寸暴露在他面前的皮膚。他的胡渣刺刺的隨著他的唇刷過我的身體,我全身癢麻得起了雞皮疙瘩。

  他舌尖舔過我的肚擠,我癢得身體一縮,他趁機扯掉了我的棉質小內褲,我羞得馬上用雙手捂在雙腿之間。他輕握住我的手腕,幾乎是毫不用力地就把我的手拉向兩邊,把臉埋向我的雙腿之間,我夾緊雙腿抗拒著,阿國卻又握住了我雙腳的腳踝向上舉起,讓我幾乎成了一個M型坐在沙發上,整個小穴暴露在他的面前。

  「你的小穴真的好美!」就在我覺得我臉漲紅的快要爆炸的時候,他居然開 口對著我的小穴說了這一句。

  接著他把我的陰核小豆豆一口含在他嘴里,他的鼻息變成吹在我的毛毛上,好癢!他舌尖舔弄著我被他包在嘴里的小豆豆,一陣酥麻讓我幾乎憋不住想要尿出來,還加上他要命的落腮胡渣,扎在我小穴周遭的敏感肌膚上,讓癢麻感更加強烈,我把他的頭緊夾在我的雙腿之間,雙手按著他的頭,我想要他停止這對我強烈刺激的動作,但是卻又酥麻到舍不得。

  忽然,他停止了那小小的舌尖攻擊,我稍微松了一口氣,卻怅然感到若有所失。他溫柔地撫過我大腿內側,再度分開我的腿,我順從地分開大腿,任由我濕漉漉的小穴再度展露在他的面前。

  他用兩手手指撥開我的陰唇,伸出他剛才對我使壞的舌尖,往我小穴里面探進去,我感到他在我小穴里面卷動著,卻伸不進去深處。但是我現在覺得小穴深處像是有千百只的螞蟻在爬,我要他伸到深處去,止住那些搔癢。

  「你真的要?」他站起身來,用挺直的大陰莖對著我問道。看得出來他不是在逗我,卻是很認真地在問我。

  「要!要!我要你插進去!」我伸手拉著他的陰莖做勢往我小穴里帶。阿國把我兩腳舉高,架在他的肩頭,讓我的小穴口朝上。他自己的手肘撐在沙發的兩側扶手上,龜頭對準了我的小穴口,一挺腰就插進去了一半。

  當我看著他的陰莖,從龜頭到陰莖的一半沒入我的小穴里,那感覺讓我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想叫卻叫不出聲音。那種感覺一下子包圍了我,小穴漲得好滿好滿,那種感覺卻不只是在小穴而已,而是充滿了全身。然而當我看見他還有一半還露在外面的時候,我卻有點害怕,但是卻有更多的期待。

  「慢!慢!慢一點……還要……慢一點……再來。」這時我能說的只有這兩句。他聽著我的指揮慢慢地深入,當他整支陰莖沒入在我的小穴中的時候,那種感覺线;形容,他溫熱的龜頭現在抵住的地方,應該就是所謂「花心」吧!

  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從小穴傳來的鼓漲感,彷佛阿國陰莖上的每一處凹凹凸凸的形狀,都可以透過我的陰道壁感受得出來。

  我抱著自己的雙腿,低頭看著那粗黑的陰莖翻動著我的陰唇,在我的陰道口插弄著,一下快似一下的把我推向高峰。

  「啊……啊……啊……」我不知道我能承受多少這樣的強烈的刺激,我只能張著嘴,跟著他抽插,一聲一聲舒爽的叫著。

  忽然聽到了開門聲,我趕緊轉頭一看,居然看到志哥開門走了進來。想想我正張開著大腿,讓一個不很熟的男人插著穴,居然還被另一個男人看到,我被驚嚇得不知作何反應。

  雖然我浴袍的袖子還在套在手臂上,但是早已敞開得把什麽羞人的地方都露出來了。而阿國更是著身子,光著屁股暴露在志哥的面前。

  我感覺自己滿臉燒得火熱,而阿國卻沒有管他,反而按著我的肩頭,加緊在我身上奮力地抽插著,一下一下的直抵我陰道的最深處。

  我又急又羞,又想推開阿國,然后逃走,卻又舍不得停下這極度的歡愉;這時高潮卻猛然而至,「啊……啊啊……」我感覺全身的肌肉緊繃著,我雙手抓緊阿國的粗壯的手臂,兩腿盤住他的屁股,緊緊地把他纏住,那一瞬間,我已經忘記了志哥進來的事了。

  而他盡管被我夾住了身體沒有辦法繼續在小穴中抽插,卻依然一下一下的擺動著他的腰,這讓我感到他的陰莖在我陰道的深處攪動著,我覺得快要被他插死了,我猛烈地甩著頭,卻突然又看見了在剛剛那一刻,已經被我不知道忘到哪里去了的志哥,已經走到我們身邊了。

  我伸手想將阿國推開,卻忘了自己的腿還纏在他的身上,一下子沒推開他,卻反而被他把我整個人抱起來,他的陰莖還插在我的小穴里呢!

  「嗄?」我被阿國抱在懷里,睜大了眼睛懷疑著自己剛才聽到的。往旁邊看看,果然看到志哥正飛快地在脫衣服,已經快脫光了。

  阿國蹲下身把我放回沙發上,陰莖卻始終直挺挺地插在我的小穴中沒有拔出來,架起我的雙腿,又重新抽插起來。

  我因爲驚訝而慢慢緩和的情欲,又被點燃了起來。而志哥也脫光了衣服,蹲在旁邊,饒富興味地看著我正被阿國抽插中的濕漉漉的。

  「啧!啧!啧!小云你的小穴真是又嫩又濕又好看!」志哥邊看還邊贊賞。

  「不要……不要看……啊……」這已經是我今天第二次讓小穴近距離暴露在男人的眼前,更離譜的是,這一次讓男人看到的,居然是陰道里還插著另一個男人的陰莖!我覺得羞恥極了,但是心里卻又有強烈的快感。我想我一定是個的女人。

  志哥站了起來,他體型比阿國瘦一點,但也是一個很結實的男人,比阿國白一些的皮膚,少一點體毛的身體,很適合他帥氣的臉。

  他站在我的身旁,一根比較白淨但也很大支的陰莖早已挺翹的向上指著,看 起來跟我男朋友差不多大。他開口問說:「小云。我可以加入嗎?」

  臭男人!挺著一根大雞巴指著我的臉,還要裝模作樣地征詢我的同意。我半張著嘴,抵受著從下體傳來一陣陣強烈的快感,心里一邊沒好氣的罵著,卻沒說出話來。我伸手握住了他的陰莖套弄著,代替了回答。

  志哥又走近了半步,讓龜頭靠近了我的唇邊,我鼻端傳來一股男性的氣息,而那味道卻不讓會人討厭,于是我張口將它含了進去。

  我想男人都是喜歡女人幫他們的吧!志哥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然而我卻發覺這樣讓我變得很忙,而且並不會讓我更舒服,因爲要去顧到含在我嘴里的陰莖,反而讓我沒有辦法專心去享受那酥麻的快感。

  這時阿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我吐出了志哥的龜頭,但是握著他陰莖的手,卻還無意識地套弄著。

  我閉著眼睛,張著嘴,胡亂地嚷嚷著:「啊!啊!啊!好酥……好麻……好舒服!好深……好深……就是那里……」其實我已經分不出酥麻的感覺,是被阿國一下一下撞到陰核傳來的,還是陰莖刮搔著陰道壁的,或是花心被他的大龜頭頂到的感覺,反正所有的感覺通通混在一起湧向我,我甚至覺得腦袋里面都是麻麻的。

  一陣暖熱的陽精澆在我陰道深處的花心上,來了!「啊……啊……」一次比上一次更強烈的高潮襲上來,我只發得出一聲叫聲后就張著嘴,全身痙攣般的再也出不了聲了。

  我兩腿開開的,看著阿國從我穴中拔出了他濕漉漉的陰莖。志哥卻從旁抱起了我,拉掉了還挂在我手臂上的浴袍,把我轉了一個身,趴跪在沙發上,讓我的屁股高高的撅起來。

  「啊……啊……嗚……」一陣極度的快感把我從尚未消退的高潮中又頂了上去,讓我酥麻得好想哭喔,眼淚還真的留了下來。

  志哥聽到阿國的問話,也疑惑地停止了他的挺送,「沒有!沒有!不要停下來!趕快……再插進來,好舒服啊!」我焦急似說著,生怕他中斷了我的歡愉。

  「哈!好。」志哥又開始了他的狠抽猛插,我舒爽得只能眯著眼睛,張著嘴「喔喔」的叫著。他們一定覺得我很,可是我已經管不了那麽多了。

  阿國半軟的雞巴靠近了我的面前,上面還裹著一層滑膩的液體,那應該是我的和他的精液混合起來的吧!一股的氣息飄進了我的鼻孔里,我伸長了舌頭,勾舔了一些到嘴里。不知道爲什麽,今天我總是想知道那些淫液的味道。

  我歪了一下頭,把阿國的龜頭含進了嘴里,志哥在我身后看到了,就更猛力地抽插,讓我的淫欲狂放的激蕩著,也更大幅地晃動著我的身體,讓阿國的陰莖在我張開的嘴里跟著節奏插動。

  「啊……啊……」就在我抵受不了時,又一陣猛烈的高潮沖擊而來,我吐出阿國的龜頭,大聲叫出來的時候,志哥也抱緊我的屁股,插在我陰道最深處的龜頭射出一股滾熱的精液,直噴在我的花心。一股熱流更助長了高潮的氣勢,我酥麻得全身蜷曲了起來,志哥拔出了陰莖,我舒爽的歪倒在沙發上。

  「喂……」我遲疑地接起電話,赤裸的身體,加上眼前兩個赤裸的男人,讓我整個人緊張了起來,像是做壞事被當場抓到的感覺。阿國還在我面前套弄他剛剛又被我含硬起來的陰莖呢!

  看到了他站在門口,在我眼中他依舊像個耀眼的太陽,站在那里和煦的照耀著我,而他現在,眼中流露著我熟悉的思念與深情,我不明白自己那時爲什麽會爲了貪玩,放棄了他,放棄了爸媽。我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你剛離家沒幾天,我就跟著你從公司到這里,看你進門。也看過你早上跟一男一女走去上班。」他解釋著說。

  一下子,恐懼、羞愧、哀傷……各式的情緒紛沓而至,我才剛失而複得的幸福,這下子再也回不來了。我頹然地坐到床邊,我覺得自己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一切都只差那幾個小時,他爲什麽不早來幾個小時?他如果早來幾個小時,一切就都不會發生,那我現在已經得回我的男友,我的媽媽了。媽媽?對!我還有媽媽,我要回家!

  「我爲什麽要回答你的問題?你已經不是我的男朋友了,你記得嗎?」我不想跟他吵架,可是他冰冷的聲音讓我覺得自己很下賤、很,就隨便他吧,我已經不在乎了。「不過沒關系,我可以告訴你,那是我室友,我剛才在讓他們干我!」我故意用了一個粗俗的字眼,讓他知道我不在乎了。

  「雖然你沒資格問,可是我還是可以告訴你,兩個!他們兩個一起干我。你滿意了嗎?我的前男友!」哀莫大于心死,我是真的不再抱任何希望了。依舊嘴硬的回答著,並且再一次的提醒他,我們已經分手了。

  慢慢地,他臉上的線條慢慢和緩了,他的眼神也不再冰冷,我想他看得出我眼中的哀傷,他以前總是心疼我的,不容我受一點委屈的。

  我盯著他的眼睛看,想讀懂他的意思,「他們人很好,也對我很好,但是我沒有愛上他們,會發生關系,只是意外。」我低下頭小小聲的說:「我想我是太寂寞了。」

  「那我問你……他們兩個一起干你,你會不會覺得很爽?」他忽然像是很感興趣一般,認真的問了我這個讓我錯愕的問題。

  我忽然想起,以前有時跟他做愛到他很興奮的時候,他總是會說我的小穴好棒,插起來好舒服,好想找別的男人一起來干我。而那時我也總是回答說不要,我只想讓他一個人干。有時他是后還會問我說:「我們真的找一個人來一起干你好不好?」我也總是回他說:「你舍得嗎?」他才不再答腔。

  「嗯!他們干得我很爽,一個干完換一個干,讓我高潮也一個接一個來,差點癱在地上。」我照實的跟他說了。

  「你們的長度都差不多,都很長。但是他們有一個比你粗,另一個跟你差不多粗。」我不知道我該不該滿足他男人的自尊,但是我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我體內的欲火又被他點燃起來,我閉上眼睛,輕輕晃動著身體,感受著許久沒有感受到的他的溫柔撫觸。

  「快跟我說啊!」他解開了我的浴袍,日本AV电影评测一手向下探,拂過了我的陰毛,向我的陰門里輕探。而我的小穴里,剛才被阿國跟志哥灌進去的精液,早就不受控制地流出了陰戶,都已經流到大腿內側了,他這樣一摸,摸得他滿手都是。

  「我不要!我以后只要你干我。」我不知道爲什麽,忽然覺得好感動,眼睛濕濕熱熱,依偎進他的懷里,一手去握他勃起的陰莖,另一手去解他的褲腰帶。

  「求求你,讓他們干好不好?」他褲子已經滑到地上,內褲也已經被我拉下來了,挺著大雞巴站在那里,裝可憐的懇求著。

  「小云,我好想你。」他在我唇上輕吻了一下,深情地看著我。我的眼淚又不爭氣地流了下來,「我也想你。」我勾住他的脖子,給了他一個深深的吻。

  「剛剛我知道的時候,我心里覺得很酸、很苦、又很氣,可是過了一會兒,我忽然覺得我更想知道你在被他們干的時候,有多快樂。」他微皺著眉頭,想過以后,認真地回答著我。

  「我只希望你快樂,寶貝。」他在我耳邊輕聲的說,那氣息吹進了我的耳朵里,麻麻癢癢的:「只要你快樂,我就不介意。而且……我覺得好興奮。」

  「哇!又紅又腫耶!」他把頭湊進我的陰唇看了一下,嚷嚷道。他又用指甲輕輕的劃過陰唇,強烈的刺激讓我雙腿收縮了起來。

  「那我來干你!」我嬌聲叫著,身子一挺坐了起來,順勢把他推倒在床上,擡起屁股往他那直挺挺朝天指著的大雞巴坐了下去,「喔!」、「啊!」我們兩同時發出了一聲呻吟。

  每次用這個姿勢,我都好擔心自己會被插破,因爲真的插得很深,可是又會覺得深得好舒服。我騎在他身上,一上一下的用我的陰道套弄著他的大雞巴,讓龜頭每次都碰到那讓我最酸麻的地方。

  「噢!好酸……好麻……好酥喔!」雖然這個姿勢讓我很累,可是我覺得真的很值得,我自己控制著每一個性感點,讓肉棒去碰觸、摩擦著,真的很舒服。

  而他則是舒服的躺在那里,雞巴享受著我的陰道服務,雙手又在我的乳頭上揉捏著。「嗚……好舒服!云兒,你的小穴最棒了,又熱又滑,又緊又好干,我要讓大家都來干你的小穴,讓大家都知道我的云兒有多棒。去叫你的室友現在一起來干你,好不好?」他又開始想要讓我給人插了。

  「不行!我看得上眼的我才要讓他干。噢……」這一次我換了說法:「但現在……我只想要你一個。嗯……」

  他看我額頭流汗了,知道我累了,開始扶住我的屁股讓我休息,開始向上頂送著他的大雞巴,而我的身體又不由自主地配合著他的挺送,動著我的屁股。

  「噢!好酸……好麻……好酥……嗚……啊!啊!!」高潮猛烈的來了,我抓緊他的雙臂,陰道縮緊地夾著他的陰莖,身體一軟,癱在他的身上。

  忽然,他用力地抓住我的屁股,讓我陰唇緊貼著他,我感覺他的陰莖在我陰道里一跳一跳的,又是一股陽精噴灌在我的花心上……

  「嗯。」我點點頭,這是他每次都會問我的話。我不知道今天爲什麽這麽愛哭,我的眼淚又淌在他的胸口。

  我想要告訴他,被更粗更大的雞巴插穴,器官上的感覺其實會更強烈;然而和情人做愛,心中會有一股暖呼呼、甜絲絲的喜悅感,卻是大雞巴怎麽也插不出來的感覺。

  雖然強烈的性感官刺激,會有另一種無法言喻的快感,但是如果我只能選一種,我情願有一個愛我的情人,把他融化在我的體內,讓我永遠擁有他。

  但是我卻沒有開口告訴他,畢竟如果能夠同時擁有,當然是更好的啦!尤其是當我碰到一個這麽大方又愛我的男朋友,真是幸運。我在他胸口印上一吻,輕輕的笑出聲。

红伞日本电影AV添加QQ号:123456日本AV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