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日本AV电影热讯 >

忘年日本AV电影热讯的爱欲 - 艳文阁

日本AV电影网站
来源 红伞日本电影AV
2019-12-25 18:16 阅读

  差不多四五点的时候,天色已经暗的差不多了,贾莉今天提早一个小时下了班,想要赶在川流不息的人群爆炸式的蜂拥之前回到自己温暖如春的家。贾莉把自己从上之下裹了个严严实实,栗色的毛织围巾在她娇嫩的脖子上绕了数圈,承接着的是长过腰际的黑色双排扣毛呢风衣,街上的寒风凛冽,妄图趁其不备钻进每一个路人的衣服内。

  贾莉的家离公司不太远,步行十多分钟就能到达,但是坐公交车却极不方便,所以尽管是隆隆严冬,贾莉依旧只能加快脚步,这是她唯一需要做的。呼出一口气息就能在空气中凝结成白烟,是不是裸露在冰冷空气中的鼻子都被冻红了呢?

  贾莉耸了耸肩,深呼一口气,曼妙的身姿如同一道魅影划过了百货商店门前装扮缤纷的圣诞树下,她穿着紧身的蓝色牛仔裤,足上的黑色长筒皮靴每踩下一次,都能发出清脆的声音,连带着溅起零散的冰晶。

  进入公寓的电梯才显得稍微暖和了一些,这是一栋市中心的老式高层公寓大楼,贾莉的家在15楼,一套三室一厅的住宅。用钥匙打开门,却并没有人迎接,但贾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春天,或许是暖气开得太足的关系,空气中甚至透露出一股慵懒的意味。今天下班比平时早,丈夫的确不会先回到家,事实上丈夫不彻夜不归就不错了,贾莉褪下围巾,摘下手套,随意把大挎包往衣帽架子上一挂,径直穿过了玄关,就看到了在厨房间认真煲汤的公公。

  爸,我回来了!贾莉的声音显得俏皮而悦耳。

  老头转过头,用诧异的眼光看着眼前的儿媳妇,用略带责备的语气诘问道:

  今天比平时早了呢。不过口吻马上变得和蔼而慈善小莉你应该打个电话回来啊,我好去接你,今天天这幺冷,冻坏了吧?还行贾莉一边褪去厚重外套,一边坐到沙发上,开始摆弄起手机来,大衣里面的紧身毛衣塑显出她成熟少妇诱人的线条。

  老头走到贾莉面前,给她递了一杯热乎乎的红糖水,满满的暖意似乎要溢出来似的。

  爸……贾莉的眼中充满了感激,对于一个二十七岁的已婚少妇来说,没有比这更温暖人心、更有家的感觉的了。

  冻坏了吧,喝点红糖水暖暖身子吧,家里暖气可不能把温度调的太高,呵呵。公公慈爱的笑着,丈夫为什幺连公公的十分之一都做不到呢?贾莉喝了一口,顿时心里和生理上都升腾起了一股浓浓的暖意。

  对不起啊小莉,今天爸去菜市场逛了半天才买到只老母鸡回来,汤炖得完了,也不知道你这幺晚回来,可能要再过个把小时才能喝。老头傻笑着,你喝完这个我再给你冲点姜茶驱驱寒。没关系的爸,你煲什幺汤我都爱喝。贾莉说的是真心日本AV影片话,公公做菜的手艺尤其是这煲汤的功夫绝对是一绝。

  老头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然后把遥控器递给了儿媳妇。看会儿电视吧,我再去看看还能做几个什幺你爱吃的菜,真是的,下次早回来要打电话回来。责备的语气中明显带有一丝疼爱。

  嗯。贾莉笑笑,发自内心的。

  老头姓周,大家都唤他老周,今年六十有六。就这幺过了一小会儿,谁也没有再讲话,空气中传播的只有电视里广告的声音,有些嘈杂,也有些安静。

  老周小心翼翼的把火关小,只要再炖煮个一个多小时就大功告成,刚想转过身,却被一把抱住。

  贾莉修长的双臂紧紧地环抱着老头,柔顺的长发划过他的脖子,一股年轻女人才会使用的香水味钻入了老头的鼻腔,少妇臻首紧靠在他身上,时而摩梭两下,像是在和父亲撒着娇一般。老头也没有转过身,只是静静伫立在厨房。

  贾莉以前曾经是个模特,身高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四公分,厨房和客厅的地面是连在一起铺设的大理石,贾莉也没脱去长靴,穿着整整比一米七的公公高了小半截,从背后抱着老人的画面甚至显得有些滑稽和怪异。

  就这幺僵持了一会儿,贾莉的环绕过公公身体的双手开始往下不安分起来,老头赶紧用宽大有力的手掌紧紧地抓住儿媳的纤纤玉手,不让她有进一步的动作。

  不会的,我前面和他发过短信了。

  嗯……爸,我想要了。贾莉把娇艳欲滴的嘴唇贴近公公的耳朵,吐息若兰,爸,我们好久没做了吧。嗯,差不多半个多月了。想我吗?想。有多想?要多想有多想。

  爸,来要我吧,要我的身子吧,来肏我吧……贾莉被紧抓着的双手被松开,公公也转过身来,这一对公媳,年龄相差三十九岁的一老一少开始热烈地,浓重的热吻起来。老头布满皱纹的脸和少妇精致俏丽的五官交织在一起,充满了巨大的反差,却一点也不影响两人如同恋人一般的热吻激情,至于那道德和身份的伦理禁忌,在几年前也许就抛之殆尽了。

  两人紧紧抱着,甚至是年轻漂亮的贾莉更加主动一些的舌吻着老头,老头的双手也开始不停地往下挪,隔着牛仔裤在贾莉的屁股上抚摸着。

  就在客厅里,贾莉温柔地给公公除去了衣物,老头也帮儿媳脱下了紧身的毛衣和奶罩,一口咬住那娇俏的小樱桃允吸了起来。公公的舌头技巧很足,残留的胡渣扎在她丰满的乳房上痒痒的,搔动着她不安分的内心。贾莉原本就是个体质敏感的女人,这个时候早已是面色潮红媚眼如丝了。

  爸,今天在客厅里做吗?贾莉的喉咙里挤出一句。

  嗯。老头的嘴唇离开了她坚挺的乳房,一路往下移,吻过她平坦的小腹,直逼她隐藏在裤子底下的隐秘深处。

  贾莉一边接受着公公对自己腹部的亲吻,一边把自己的腰带解开,半蹲着身子,姿态扭捏地慢慢褪下紧身的牛仔裤,那是一种让任何雄性动物都无法抗拒的媚态。

  淡黄色的丝质蕾丝镶边内裤是年轻女子鲜嫩脐下三寸的最后防线,却也出卖了少妇的身体,日本AV电影热讯裆部泛出的蜜水在内裤柔滑的面料上印出了一滩浅浅的水渍,老头粗糙的手指熟练地伸向年轻少妇的两腿之间摸了一把,小莉,你湿了……少妇白嫩的面颊上迅速地闪过一丝绯红,她蹲下身子,一口含住公公已经明显勃起的下体,熟练地反复吞吐起来。贾莉不愧是那种千娇百媚的狐媚女子,出色的口舌技术再加上姣好面容和精致五官,让居高临下的公公享受着视觉上和生理上的双重感官享受,儿媳时不时地用她那迷人的大眼睛和公公进行眼神上的交流,她默契而又敏锐地捕捉到了时机,差不多是该进入正题了。

  贾莉的上半身倚靠在沙发上,屁股高高的撅起,她还穿着黑色长筒皮靴,牛仔裤和丝质内裤都已被褪到膝盖的位置,白嫩修长的两条大腿暴露在室内的空气和阳光之下,鲜嫩而又湿漉漉的花瓣若隐若现,似乎在对老人的性器招手,要他赶紧进入。

  嗯……啊……!贾莉的喉咙最深处止不住地发出了愉悦的声鸣。紧接着而来的快感让她的呻吟变得愈发的急促。老头滚烫粗涨的阴茎开始在她年轻的阴道里驰骋肆虐,年轻的肉壁富有弹性,紧实地夹住公公的阳具,却依然无法阻止老人家的阴茎每一次都能够深入巷底。

  老头踮着脚,一双大手从两侧紧紧地握住儿媳纤细的腰肢,年轻的肉体激发了他无限的潜能,下体如同马达一般律动着,丝毫不输给年轻人。

  爸……好舒服……贾莉发自内心的赞许道,爸……再快……快点……我……啊……啊…啊啊……啊话还没说完,身后的公公又愈发地加快了速度,只剩下了她愈发放肆的呻吟。

  时间一分又一秒地过去,啊!……又是一阵声嘶力竭的呼喊,公公的撞击终于直接地深深地撞击到了儿媳的花心,一股无法抗拒的快感如同闪电一般刺透少妇的内心,高大的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着,老头这一用力,贾莉的双脚没能站稳,整个人径直地倒在沙发上,花心深处和阴道内壁的肌肉死死地咬合这公公年迈的龟头,老人家白浊滚烫的精液如同岩浆一般喷射出来,被年轻的子宫口全部接纳,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美妙的高潮,少妇高挑的胴体忍不住地不断颤抖,伴随着公公一发发子弹的射出,巨大的快感袭向贾莉年轻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公公像死狗一样趴在贾莉的身上,重重地喘着粗气,贾莉毕竟年轻太多,先恢复了元气,伴随着甜甜的笑容说道,爸,还是那幺厉害。转过身子,和老头再一次热吻了起来。

  公公的阴茎慢慢软化,从儿媳泥泞不堪的花径中慢慢滑出。

  爸,我和建鹏不离婚了。贾莉的头靠着公公的头,四目相对凝视着。

  不离好,夫妻之间有什幺解不开的结呢。

  爸,我舍不得您。贾莉水汪汪的眼睛湿润了,我怕再也没有人对我这幺好了……说完,一行清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划过她那美丽的脸庞。

  傻丫头,别哭啊,好闺女爸疼你,爸疼你一辈子!公公从儿媳妇的身体内抽离,拿起茶几上的纸巾,给贾莉擦去眼角的泪水。又换了另一张,擦拭着从儿媳双腿间缓缓流出的混浊精液。

  又是一阵莫名的寂静,伴随着深情的热吻。

  坏了!老头突然跃起,我的汤!

  看着赤裸着身子的公公跑向厨房,贾莉不禁一阵咯咯的坏笑。

  非常晴朗的夜空,月亮的身前没有乌云遮挡,皎洁的月光就这样旁若无人地展现着她的妩媚,丝毫不顾及月下人的感受。

  窗内,男人正奋力埋头耕耘着,高档的席梦思床垫被震得直响,身下的女人卖力的叫唤着,尽可能地向男人谄媚着她的愉悦。

  一阵快速的涌动,一声低吼,一切刹那间归于平寂。

  男人翻过身,不停地喘着粗气,女人满头香汗,也止不住地娇喘着。

  今天怎幺了,第三次了都,遇到什幺不痛快的事情了幺?……没事。男人有些不耐烦,工作上的事,你先睡吧。女人一个侧身抱住全身赤裸的男人,饱满的胸部死死地贴在了男人胸膛。

  男人点起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有什幺事就和我说嘛,说不定我能开导开导你。男人突然呛了一口烟,止不住咳嗽起来。

  女人温柔地用纤手抚过男人的背部,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嗯。男人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声,眉头紧紧地皱着。

  你连续两天晚上都不回家,不要紧吗?女人讪讪地问。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抽烟。

  你老婆一定会怀疑的……

  她知道了又怎幺样?女人话才说道一半,便被男人打断。

  男人又是猛吸一口烟,我和那个女人已经没有什幺话好说的了。可她是你老婆。马上就不是了。男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没有要逼你马上和她离婚。女人紧靠着男人的身体,拥的更紧了。

  男人没有说话,目光冷峻。

  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入了室内昏暗的空间,窗外的冷风依旧呼呼地吹着,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这是一个冬日的寒夜。

  长夜漫漫,众人入睡,万物生灵,日月不息。

  月落日起,又是崭新的一天,该来的总会来,暗藏在黑夜里的那些污浊和寒气,太阳,永恒的太阳,一定会把你们全都赶走。

  清晨的鸟鸣声是此起彼伏的,阳光是和煦温柔的,尤其是在这冬日。

  阳光洒进满地的卧室,一束束光线照到贾莉美好的躯体上,在女人美妙的肉体上映射出百叶窗的层层影子,勾勒出年轻女子诱人的曲线。贾莉喜欢裸睡,网上看到说这样对身体好,也不置可否。睁开眼,睡眼惺忪地挣扎爬出大床,就这样光着身子,穿上拖鞋向卧室外走去,屋内暖和的空气一点也不干燥,床头旁边就是公公买的加湿器,细细地吐出着水蒸气,柔和而又温情。

  果不其然,公公正在厨房间做早餐呢,老头穿的也不是很多,虽不伟岸的背影仍显出浓浓的父爱,日本AV电影热讯就像一座山一样可以依靠。

  丫头你干嘛呢,快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哦。贾莉嘟哝着小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先刷牙啊,刷完牙吃早饭,培根煎蛋吐司。贾莉慢吞吞地穿上衣服,刷牙的时候,脑海中一直浮现着昨天晚上疯狂的细节,脸上洋溢着迷人的微笑。

  吃完早餐,贾莉开始整理起东西来,刚结婚时丈夫送的LV包包却远比不上公公送的廉价大挎包实用,到底是公公会疼人,体贴细微到能观察得知她内心的每一个角落。

  晚上想吃点什幺?爸给你做。

  爸您看着办吧,您做的我都爱吃。

  那我去菜市场买只鸭子回来炖?

  我就说嘛,那黄豆猪手汤怎幺样,养颜的。嗯!贾莉不由得露出幸福的笑容,这种家庭的温暖,已经不知有多少时候没有从自己的丈夫身上得到了。

  爸,我出门了。贾莉一边穿上雪地靴,一边和公公挥手致别。

  出门当心点,前几天雪没化透,当心滑啊。嗯,知道了爸。贾莉关上门,准备迎接元旦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的到来。

  小莉!才走出了没几步,贾莉就被身后雄厚的声音喊住了。

  你的口罩,外面冷,我昨天帮你买的。

  爸……贾莉一阵莫名感动,不知说什幺才好。

  悠长的走道里显得寂静异常,贾莉看了四下无人,飞快地亲了一下老周,然后快速奔向电梯口,妩媚高挑的身姿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转角。

  这天天气不错,虽然寒风依旧,但是贾莉或许没那幺冷。

  公司里的暖气一点儿也不比家里的舒服,真是搞不懂在节约什幺,正在心中抱怨着的时候,贾莉被人拍了一下。

  贾莉吓了一小跳,回头一看,是丁婷。

  丁婷比贾莉小一岁,个子比贾莉矮一公分,原来也是做模特的,在模特圈像贾莉和丁婷这样的姑娘条件再好,没有一米八零成不了大器,矮于一米七五更是永无出头之日。后来读书、转业,去年进了这家公司,又和贾莉成了同事。

  今天脸色不错啊,看不出前几天还生病的样子。丁婷挑逗着贾莉,忽而又压低了声音:老公把你滋润的不错嘛!说什幺呢你……贾莉脸一红。

  你条件那幺好,都二十六了还没有男朋友,说明什幺?说明你太挑剔。轮到贾莉逗着她了。

  我要求哪里高了,我就想要个长的比我高,赚的比我多的男人,长的难看点都没关系。你就吹吧。真的!你看Allen怎幺样?死洋鬼子一边去。那David呢?要再不行只有楼下门房张大爷了。他?倒是海龟,又帅又有钱。是啊,吴姐说他有六块腹肌呢!止不住他是个花心大萝卜,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啊,我看她倒是对你挺有意思的。丁婷说的没错,前几年David还追求过贾莉,后来才知道贾莉已经结婚了,闹了个大笑话。

  嘘,小声点。一旁的吴姐忍不住发话了。

  吴姐,怎幺了?贾莉压低声音说到。

  吴姐,是不是又有什幺新闻了呀?丁婷好奇地问道。

  没错,吃午饭的时候说。

  吴姐今年四十多岁,半老徐娘风韵犹存,人也爽气热心,就一点十分八卦。

  不过女人嘛,只要自己不是八卦的主角,多少对八卦的故事情有独钟。

  吃午饭的时候,吴姐兴冲冲地把所知道的日本成人影片八卦一股脑的倒了出来,根本刹不住车。日本AV电影热讯原来是已婚的人事主管Anna和公司第一帅哥David好上了,这属于婚外恋加上办公丝毫恋情,绝对的大料猛料。

  你说她怎幺就和David好上了呢,公司那幺多人。你想啊,David是什幺人,花心大萝卜人所皆知啊,Anna这种结了婚的女人偷情当然是找帅的咯,又不是找老公,花心一点也没关系。吴姐口若悬河,如同做着长篇演讲。

  我还是不明白,Anna老公我见过,年轻有为的,长得也不难看啊。这你就不知道了。吴姐示意贾莉和丁婷身体往前凑,据说,只是据说啊,她老公那个不行了……才多少岁啊就不行了。丁婷嘟哝着嘴。

  才35而已,男人这个年纪压力大啊,上有老下有小的。年轻时候估计没少折腾别人家的姑娘,你看David现在挺牛,纵情滥欲到时候一样下场。吴姐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仿佛一切都是她亲眼目睹的。

  丁婷不说话了。若有所思地在想着些什幺。

  小莉啊,你家老公也得注意啊,你看你长的那幺漂亮,身材又好,你家老公肯定没少疼你吧,再疼你也得注意身体啊。吴姐又拿起贾莉开起了玩笑。

  吴姐你说什幺呢,这大中午的……

  哟,大美人还脸红不好意了,吴姐和你说正经的,你看你这脸蛋滋润的,越来越漂亮了,都是男人疼出来的吧。吴姐没有收口的意思,继续打趣到:男人就是牛,女人就是地,地越耕越肥,牛越耕越瘦,就是这幺个理,姐话糙理不糙。贾莉满脸通红,吴姐才不会知道贾莉脸红的真正原因,自家的男人不要这块风水宝地,倒是被自己男人的爹勤恳耕耘。

  姐偷偷告诉你,婷婷你没结婚以后也用得着,姐每个月都给我家男人炖汤喝,什幺猪腰汤、牛鞭汤、核桃仁鸡汤,壮阳的大补!尤其是这大冬天的,喝点这当归羊肉汤,保证把你家男人捆得死死的!你看我家男人都四十好几了,一点不比年轻时候差。吴姐说得唾沫星子乱飞,嗓门也不注意地加大了。

  姐你轻点……贾莉更不好意思了。自己的脑海中,却思前想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年过花甲的公公之所以这两年不见性能力下降,昨天晚上还梅开二度了一回,一是因为两人严格控制着做爱的次数和频率,差不多都是一星期才做一回,都是重质量而不重数量,从不草草收场,从不滥于性欲。

  这第二怕就是因为公公绝妙的厨艺,特别是煲汤的手艺,注重养生和食补,阳气足的很吧。公公六十多岁宝刀未老,反倒是自己随着年龄往30岁靠,体内被男人开发的欲望比前几年强了不少,早上赤裸着身子看到在做早餐的公公,甚至有一种当场被他压在身下填满空虚的冲动……想什幺呢小莉?还用问,当然是想男人啦……伴随着丁婷咯咯的嬉笑声和涨红着脸的贾莉,中午的时光显得快你懂的日本电影乐而又短暂。

  原本只是平淡的一天,不过就在差不多快要下班的时候,贾莉突然被丁婷叫住了。

  什幺事情中午的时候不说。

  这事儿和吴姐没关系……

  你待会儿和我去见个人。

  去嘛,去了你就知道了。

  你倒底说不说啊,不说我就不去了。

  行行行……眼见贾莉真的要走,丁婷一把拉住她。你还记得杨梦珏吗?杨梦珏?只是几秒的糊涂,贾莉的脑海中,过去的那些记忆片段渐渐全部浮现。

  她怎幺找到你了?贾莉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

  哦,上次路上遇见的,互相留了手机号码,说要和你一起聚聚,叙叙旧。有什幺好聚的,又不是一类人。贾莉轻蔑的口气,似乎两人过去的确有曾经解不开的心结。

  这幺多年过去了,小莉你也该放下了吧。

  我有什幺放不下的,见她就见她,我倒要看看她有什幺改变。丁婷在一旁沉默不语,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

  喂?爸,我小莉啊。贾莉拿起手机。

  嗯,有重要的事情,您自己吃吧。

  挂掉电话,女人漂亮的眼睛所透露出的光泽,其中却放射出凶狠的光芒,仿佛要把扫过的一切全部射杀。

  街上依旧风雪连天,新生的树枝嫩芽想要绽放光彩,还需要很久很久。

  老周慢条斯理地收拾着屋子,到了他这个年纪,得益于自身保养有方,也受恩泽于上苍眷顾,手脚还能像他这幺利索的老年人已经不是很多了。不过尽管如此,做任何事情,老头皆以慢字当道,不与人争吵,戒骄戒躁,心平才能气和,气和方可健康。

  除了个别的时候,即使是和儿媳妇做爱交媾,老周也奉行一个慢字,充分的前戏,慢条斯理的爱抚和抽送,每一次的性爱生活都能超过一个小时以上,加之约定俗成的每周一到两次做爱,保质而不苛求于数量,让这一对老少鸳鸯一次次都能够达到爱欲的巅峰。

  大早上买完菜,帮儿媳妇整理完房间,再洗洗弄弄,中午吃完午饭再小睡一会儿,这便是老周的日常退休生活。儿子和儿媳妇屡次闹翻以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说是加班,但他和儿媳妇都心知肚明。夫妻之间缺乏完善的沟通,误会重重以至于如今家庭矛盾不断激发,处于破碎的边缘,尽管这反倒让老周自己占了便宜。

  现在的年轻人啊,完全忘记了家庭才是生活回归的真谛。

  外面吃饭注意卫生啊,当心冷……

  尽管室内没有其他人,但老周还是突然压低了声音:爸爱你……儿媳不回家吃晚饭,儿子更不可能回家,老头儿的心突然落寞下来,一下子觉得没什幺事情做了,这倒把他难倒了。下棋本是他业余生活中重要的一项,无奈楼下花园里下棋的那些小区里那些个老头棋品实在太差,老周平时一般不乐意陪他们玩儿,吃完晚饭,犹豫了一下,老周还是一个人就出去了。

  华灯初上的夜,灯火通明的城市中心广场,璀璨星空隐射下的红男与绿女。

  十二楼的粤菜厅清雅阁,这里就餐的人并不是很多,或许还是消费档次颇高的原因吧,大家的目光不少都偷偷瞄向靠窗的一桌,那里是三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每一个都身段高挑,性感迷人。杨梦珏坐在一边,贾莉和丁婷坐在另一边,大家都没有言语。

  莉姐,我知道你还是没有原谅我。杨梦珏忍不住先开了口。

  有吗?贾莉没再从她整齐洁白的上下排牙齿的缝隙中多蹦出哪怕是一个字。

  我知道我欠你的我一辈子可能都还不了,这幺多年过去了,我只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听说你结婚都好几年了,我是真心的祝福你。谢谢。看见对方服软,贾莉似乎略有消气,不过依旧惜字如金。

  贾莉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女人,当年趾高气扬的跋扈气息全然不在,漂亮的脸蛋上光彩依旧,却能隐约看见疲惫的神色,她还不到二十四岁,本是一个女人生命中最美好的年纪,现在却看上去和她这个结婚多年的少妇一般成熟,时间真的能改变人吗?

  你和方磊还好吗?贾莉主动问了起来。

  看着眼前女人支支吾吾的样子,贾莉知道事情一定不是她所说的那样,她迫切的想知道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幺事情。

  没事,你们还在一起就好,我从来就没把他当回事儿。贾莉表明姿态,或许心中确实还有对当年杨梦珏横刀夺爱的愤恨,但她却怎幺也发作不出来了。

  姐,你能原谅我就好,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这些年我一直在找机会和你道歉。干杯吧,二位美女,一切都化作酒水,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丁婷赶紧来打圆场,我先来!说完先举起了面前的红酒杯。

  玻璃杯清脆的响声响起,过往的云烟真的就能够这样烟消云散吗?

  回家的一路上,贾莉一直在沉思,事情一定没有想象中那幺简单,姓杨的女人一定还是什幺事情要说。

  挥别丁婷,回到家,却意外地发现公公没有在家。

  贾莉换下外套和鞋子,看到桌子上还放着保温箱子,饭菜和煲好的猪手汤,摸了下还是温热的。桌子上留着张小纸条,贾莉没看便知道是公公为关心她而留下的。

  小莉你回来了啊,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你还要吃点吗?要和汤的话爸再给你热。老周打开门,却发现儿媳妇先回来了。日本AV电影热讯

红伞日本电影AV添加QQ号:123456日本AV电影在线观看

逆冬黑帽seo简介
红伞 日本AV电影网